被遗忘的“老四”
日期:2017-08-25 阅读:3778

       如果不从事海运相关行业,很多人不知道有“四轨”这么个职务。现在的海上专业,分了海船驾驶和轮机工程两类。四轨的官称是“三管轮”,在船上的级别类似于甲板部的三副。图片中穿着红棉袄的小伙刘晓龙,就是我们船上的四轨。我们叫“老四”。
  
  






 


        船上最主要的机器设备是“两机一炉”,分别指主机副机和锅炉。大家要做的工作是掏锅炉,老四是进入锅炉内部的操作手。在进去之前,最少要提前半天停掉锅炉降温通风,要不人是没法子进去的。
    





  


       炉膛内很小的空间,只容得下一个身材不是特别高大的人。蜷着身子,把炉膛内壁的烟灰,用压缩空气吹掉。有的粘附比较厉害,需要用铁棍捅下来。
  
 






 


       每过三五分钟,呼吸面罩的过滤器就会被灰尘塞满。老四需要出来透透气,换个新滤网,鞋子也脱下来。他说,里面还是很热,有点烫脚。
  

      这样重复几次,直到上面的灰渣被捅下来,灰尘被空气管吹走。
  

      上面一层的出口站着一个人,老四举着灯光,检验工作的效果。然后老四又钻回炉膛,把落下来的炉灰清扫起来。
  

      最后一次走出来,老四解掉了头套和面罩。汗水和烟灰在脸上和成了泥。
  


       把燃烧器装回去,重新启动锅炉,试验一切正常。工作就算结束了,老四得回去洗澡。因为停掉了锅炉,没有热水。智利的冬天虽然不太寒冷,也只能用冷水了。
  


       老四结婚不久,前些天在智利科金博遇到街头艺术家。他让人家现场作画,自己亲自写上妻子的名字。他说,现在有奔头,妻子是自己的着落。

尾记

       之前船长老牛做过一篇《你真的讨厌跑船吗?》的视频文字,经过海运微信大号的转载传播。从很多的船员留言评论来看,貌似目前的现状是多数的人不愿意跑船。老牛拍摄老四和一群兄弟的清洁锅炉的图文,不是再想引起什么讨论,或者博取什么同情之类。

       全世界90%的贸易量是通过海运完成的,而全国的远洋海员有六七十万(大概数字),从对国对家的贡献来说,海员应该远远高于平均数。

       “仰无愧于天,俯不祚于地”。虽然海员的黄金年代过去了,妄自菲薄却也大可不必。海上的生活,有它本身的特殊性,有苦有乐有得有失,这一点跟别的行业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职业,可去可留,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这位三管轮小兄弟其实有机会选择在陆上安居乐业,前女友的父亲要安排包括工作房子的一切,他说不。我们调侃他这个傻小子后悔不,他说不,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坦白说,这是船长老牛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拍摄机舱的兄弟们清扫锅炉。我说老四,这些照片给父母看,他们会哭。

      老四说,不给他们看到,这种活也不是经常干,给他们看烧烤喝酒的吧。我喜欢和佩服这样的人。致敬真正的海上男子汉!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船长老牛

       微信公众号:CaptainNiu2016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