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抗击现代海盗
日期:2017-08-10 阅读:1050
战狼2剧照
 
一部《战狼2》热映,票房大收,导演吴京,不会记错吧,赚的盆满钵满。

开场那场与海盗打斗的片段非常精彩,符合观众的观影心理。当我发表了对《战狼2》的影评之后,很多网友进行了关注和评论。

一位网友见到我关于海员抗击海盗的策略和方式,大喊导演太外行,海员真正抗击海盗没有如此主动出击,而且是个人英雄主义表现,单打独斗海盗绝对是没有当过海员的外行人的主观想法。

还有的网友跟我说这是电影艺术,需要制造紧张气氛、制造冷锋的勇敢。不必斤斤计较,严重抗议船长对电影艺术的妄评和把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诋毁。指责别人的错误,可以不用这种拍摄电影屏幕的方法吗,影响了别人的观影体验,侵犯了版权。
  
《战狼2》描叙的海盗劫船的情节,对于电影的观赏性来讲属于正常,否则如果拍的像我一样驾船逃跑,那就没有吸引力了。所以,电影和现实海员防抗海盗是不一样的。吴京的电影主题还是在与爱国的题材上!

不管怎样,正反的评论顿时也让我的微博火红起来,点击也伴随《战狼2》的观影热度节节攀升。呵呵,开句玩笑的话,如果让我作为导演的助理或许抗击海盗的场面更加真实。

不信?OK,我就把以前在当船长、航行在世界各海区碰到的、抗击海盗的故事拿出给网友看看。不过我的表达能力不强,只能略带戏说的成分了。

日益猖獗的国际海盗行径给现代航海者带来了灾难,由于世界的动荡,造成了局部战争连年不断,90年代的世界格局的变化、98年的亚太地区经济危机的冲击使的世界变得更为复杂化。国际海盗组织趁火打劫,在世界各地制造多起血案。面对海上运输的特点,海船孤立无援,海盗们大肆行劫渔船、商船,作案消息不断耳闻。

​1998年令人震惊的台湾海峡香港船“长更”号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海盗袭击事件,全船人员无一生还,那位殉职的船长还是和我有一面之交的海运学院的高届校友!针对海盗行径东盟国家以马来西亚为主在吉隆坡成立了国际防海盗组织(IMBPCI),常年不间断地发布海盗袭击渔船、商船消息,提醒船长们小心谨慎地航行在海盗出没的海域。

如下一则消息通报:

“各航行在如下区域的船舶注意:

(一)1999年5月26日,一艘3000总吨的巴拿马籍船,船壳黑色、单吊双桅、烟囱标志‘PS’海员台湾人和菲侓宾人共计21人,载2600吨钢材从香港招商码头启航前往泰国曼谷港。船东27日晚得到船位报告后至今未收到任何消息,根据船位推算其失踪区域大约在泰国湾,该海区气象状况良好,无发现船舶失事迹象,望来往船舶注意该海域情况,发现可疑船舶及时报告防海盗中心。

二).据新加坡菲律普水道28日凌晨悬挂马耳它旗东行散货船船长报告该船在航行该水域时,多名马来人样的海盗从船艉部舿下抛绳锚爬上该船直扑船长舱室,将保险柜撬开,美元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元被窃,船长、值班驾驶员在驾驶台发现海盗拉响警报时,海盗迅速跳海逃遁。

三).印度洋索科特拉岛(索马里、埃塞俄比亚东部)武装海盗驾高速快艇并配备机枪在岛北部20到30海里区域中活动,一艘行速12节的杂货船被劫,多名海员受伤,来往船舶请保持离该岛50海里外航行以防不测。本中心24小时值班,联系电话:60—32010014 传真:60—3285769 电传:MA31880 IMBPCI。”
  
索马里海盗

作为一名远洋船长,我自己也经历了数次海盗船追逐、枪击和行劫。至今台湾南彭列岛海峡的枪声还回荡在我的耳边,马六甲海峡海盗船的拼命追逐历历在目,地中海北非侧海盗强行登轮抢劫记忆犹新,铭刻在我的脑海中,永远、永远……。

一. 南彭列岛海峡口的枪声

1995年8月起,本船长服务于香港M船公司的一条7500总吨的小型集装箱船B轮。该轮船速仅13节(约22公里/小时),常年航线天津—青岛—神户。第二年三月船公司改变本轮航线开始服务于高雄—香港—厦门。

海盗攻击过的商船

某日晨,抵香港集装箱码头开始装卸作业。海员们在我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海员们都抓紧一整天的时间轮流上岸采购物品给妻子儿女带上一些港货,采购欲甚为高涨,以了却思乡心切再之情。船将在晚上21点半开航驶往厦门。返航厦门有部分海员家属上船与自己的丈夫团聚,虽然短暂但情意绵绵,顺便叫家属带回港货,其感情融融,这就是海员罗曼蒂克的生活!

然而, 我的心情无不担忧二副的航线设计预案,据报连日来在南澎列岛海域时有海盗出没。根据船舶吃水和海图所标水深,我与二副设计了一条界于大陆与南澎列岛之间航线。按时间推算船驶过该岛区大约在早晨6点半左右天已放亮,白天通过是非区域在心理上较能承受,海员们已起床,我如是想。

由于耳闻目睹,海员在防海盗的观念上已有准备。晚上海员们回船后就进行了全船戒备,马上进入防海盗和偷渡的应变中去。开航前的检查疏而不漏,两舷舯部接上高压水枪并绑牢在舷墙上以对付海盗的登轮企图。

21点半引水员准时上船。

我与引水员交换了船舶操纵特性。

大副、轮机长从对讲机里报告船况正常,无疑点存在。

“好,前后解缆启航!”我下了第一道命令。

船离开了码头,调头后就进入航道。不一会儿到了引水站。

引水员与我握手道别:“船长,祝你好运,再见。”

引水员下船了,我指挥航行。过了一号浮筒后将指挥权交给三副,下驾驶台巡视全船防海盗准备工作。

晚上值防海盗更的是水手长、机匠长和大台服务员。他们分成船头、船舯和船艉,忠于职守在岗位上。消防龙头已在两舷备妥,接口牢牢地联接在阀门口上,只要启动消防泵,高压水枪就会喷出20米的强水柱,海盗们想轻易得手不太容易。为了对付海盗,海员们最近还进行了防海盗应变演习。我满意地返回驾驶台躺在驾驶台沙发上小睡片刻。这是职业习惯,只要有情况,我无论如何在自己的舱室中睡不好觉,而驾驶台沙发上值班驾驶员一叫马上就能投入指挥。

驾驶台的两部ARPA视屏雷达(自动扫描避碰雷达)不停地扫描海面,驾驶员警惕地注视屏幕。海面上一片片渔船群,灯光照得海面像白昼一样。渔汛将大量的渔船集聚在东南海面上,变成了一个海上城市。雷达屏幕上的亮点像一只粘满芝麻的大饼,有资历的驾驶员也很费力地分辨物标和渔船。驾驶台静的只有雷达扫描声,沙……、沙……。

0000点,二副接班。海面无事,渔区安全通过,渔船稀疏了。

0400点,大副上驾驶台接班。见我躺在沙发上,于是轻轻地和二副交接。“大副现在航向035度,航速12.5节,在雷达屏幕左边真方位000度、距离18海里处的一线亮点是大陆汕尾,我轮将以左正横8.5海里距离外通过汕尾,现在流向压向汕尾,请视况加点流压差,预计1小时20分后正横汕尾角。”二副向大副耳语。大副频频点头示意明白,船继续航行。

红霞弥漫东方一角,美丽的霞光下是祖国的宝岛——台湾。大副走出驾驶台吸吮海上空气,深情地遥望东北方的台湾岛。海面上渔船轮廓逐渐清晰、稀疏了。左前方的针岩头岛已在视觉范围中。按计划时间通过的估算不错上下。

突然,大副发现在不远的右前方1海里处集聚的三艘渔船散开了,正对着我轮驶来,一条渔船上放下了一艘小艇。它以高速直冲过来,大副急忙用望远镜了望,艇上无编号,六人身着中国武警制服持微型冲锋枪。

大副急忙将我叫醒报告这可疑的情况。我一抬手腕看了一下手表,现时6点17分,和大副一起拿起望远镜察看。前方小艇已在船舶前,小艇人员挥舞一块红布示意我轮停车。

我急忙拿起甚高频电话用国际通用的16频道呼叫:“前方小艇、前方小艇、前方小艇,请用电话联系,请你们告我意图,我轮将配合你们。”连呼三遍没有回答。

船与小艇相对位置还在接进。艇上人员还在高声呐喊,大副放下望远镜对我讲:“没见他们持对讲机,而且武警制服也衣衫不整,不像正规部队,船长怎么办?”

我表情严峻起来:“在未得到证实身份前决不停车,命机舱作好备车准备,船机动航行,必要时加速前进,海员禁止外露,防海盗值更人员撤回舱室,以防万一!”

小艇与大船右翼驾驶台平行了,船舷边强大的排出流阻挡了小艇的靠拢,一直保持在排出流外。我清楚船只要不停任何小艇接近,攀登是困难的。

大副拿起手提扩音喇叭对小艇喊话:“请你们出示证件和要我轮停车意图。”

隐隐约约听出小艇用广东话答:“我们是缉私艇,马上停车检查。”

我接过手提扩音喇叭:“我们是商船,海洋法规定商船不能在海上接受检查的,如果要检查请指明最近的港口,我可以听从你们到港内进行合法检查,我轮呼号:‘3ELAB’,请你们的通讯部门立即电报指示,否则我轮决不停船!”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和须辩明小艇身份,我马上手写传真稿命电报员立即发送船东总值班员。

电稿上写下:

“急电,本轮在0620时,汕尾外海针岩头岛真方位351度、距离2.5海里处遇无编号武装小艇拦截,该艇人员身着武警制服和佩带微型冲锋枪,要求我轮停车检查,请紧急协查,回电!”

小艇继续用广东话向我轮喊话。

“为什么武警不会讲一点普通话?”大副疑心。

我答:“这证明小艇十分可疑,难道缉私艇会放在渔船上?”

“怎么办,船长。”大副焦虑地问。

“继续喊话我轮不停车,请指明港口实施检查。”我道。

大副刚拿起话筒对着小艇要喊话,小艇突然间向船艏方向一梭子扫射。

一串火舌溅落在前大桅中部。

又向驾驶台扫射。

“危险!大副趴下!”我大喊一声。

哗……,子弹从头顶飞过。

“海盗!”我立即拉响了全船警报:“全体海员注意,我轮遭不明小艇袭击,各就各位,打开两翼消防水龙,机舱尽量加速前进,其它人员进入机舱水线下防流弹击伤!”

两翼消防水龙立即喷出强流水柱,迫使小艇无法接近。烟囱冒出一股青烟,推进器翻动起波浪,加速使船剧烈震动。

“左舵10!”我命令。“向汕头港航行!”

小艇被甩向后艉。

马上小艇从左舷接近,但被水柱阻止了。

恼羞成怒的武装人员又向驾驶台一梭子扫射。

“右舵10!”我继续下令,小艇又被甩向后艉。曲曲弯弯前进与小艇周旋着,尽量躲避子弹正面扫射。

“报务员,请立即按国际通讯电码格式向附近港口和船舶发求救信号。”我将随手起草的电文交给报务员。

可是,施救系统反应太迟钝了。

一小时后船东总值班员来卫通电话:“船长,现无法与有关当局联系,如果是缉私艇一般来说原则上让他们检查!”

“你他妈的混蛋,什么叫原则上?你懂国际法和中国海洋法?现在他们向我轮开枪了,武警会这样做?”我在卫通中回话。

“什么,向你轮开枪射击?”总值班员沉默不语了,好一会儿才向船长指示:

“不能停船,向最近的汕头港航行!我将向国内公安部门联系。”

我扔下话筒回头注视小艇。只见小艇无奈地跟在后艉喊叫并不断向船上要害部位射击。

一颗子弹“啸……”带着呼啸声穿透报房将一只防爆灯打的粉碎。

“注意身体保持低姿,小艇在右,驾驶台人员向左,避免伤害!”我向值班人员提醒。

船蛇行向汕头港,小艇还在追逐。勇敢的B轮海员临危不惧,以勇气支撑,孤立作战,镇静地、竭尽全力地摆脱危境,与小艇周旋。

马达声逐渐小了。“小艇好像熄火了。”舵手弓腰向外看看后说。

“真的,小艇追逐已有一小时半了。”我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7点50分。”

小艇渐渐地被抛向远处,三艘渔船向漂浮的小艇驶去,其中一艘将小艇吊上甲板。

“继续观察,注意动态,大副用望远镜察看渔船,看看有什么特征、编号,留下证据备案。”

我叫大副记下过程,命水手长带水手检查全船,找出受枪击受伤点和程度。

三艘渔船终于远去了,消失在视野中。大副报告渔船没有编号。水手长报告:“部分地方有多处弹痕,水密完好,弹着点正在点数,后告。”

我道:“相机照下来交港方和警方调查,报务员向港方报告求救信号撤消。”

“续航,目地港——厦门!”
  
与海盗殊死搏斗

“经有关部门调查证实B轮在3月30日晨所遭到枪击事件纯属海盗行径。当时我公安部门没有像B轮船长描述的缉私艇在该海域巡逻并对商船实施检查的行动。望在该海域航行的船只注意可疑小艇。若有B轮的类似事件,在未得到确切的证实前,请不要停船,免遭不测。公安部门将严厉打击海盗犯罪行为。当发生可疑船只骚扰时,各轮必须立即汇报情况,以便公安部门快速出击,打击海盗,联系电话、传真和电传……。

                                             XX港口监督站”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 航海衣羊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海运圈最好的资讯平台
网站地图
关注我们
  •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