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持续发酵对中国海洋工程行业的影响
日期:2019-05-15 阅读:609


  自2018年7月6日以来,中美贸易战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不到一年时间,美国又重新将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比例从10%调高到25%。

  中国很快给出了反制措施,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继续加征5%关税。

  很显然,美国正在加大遏制中国发展的力度,而遏制的重点在于高端制造业,其中就包括海洋工程产业。

  美国总统遏制中国继续快速发展的具体要求:

  • 扩大对美农产品进口,中国政府削减对农业的补贴
  • 降低汽车关税
  • 中国政府削减对国企的支持,让国企退出市场
  • 增加对美半导体、能源的采购
  • 扩大金融开放
  • 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中方不得用“技术换市场”的条件“逼迫”美方出让先进技术
  其中第三条尤为关键,国企是《中国制造2025》的实践的排头兵,遏制中国国企是遏制《中国制造2025》的利器,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赴美谈判时表态,原则问题绝不会让步。中国的发展也不会因为美国的阻挠而主动放弃。

  对于海洋工程产业,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点:

  • 美国海洋工程新造市场对中国屏蔽
  • 美国海洋工程服务市场对中国屏蔽
  • 中国进口美国国产的海工设备和部件的价格升高
  • 美国市场让渡给韩国和新加坡的海工产业,间接遏制中国的海工的发展
  • 美国油公司和海工船东的订单授予中国难度增加
  美国对中国的产业向高端转型一直多有防备,美国墨西哥湾的高端海工装备订单几乎均流向新加坡和韩国,新加坡和韩国本身就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国,从美国协调全球利益的角度看,对于海洋工程产业,美国的态度是扶持韩国和新加坡,抑制中国的发展。

  • 壳牌在美国的Vito半潜式生产平台订单,被授予新加坡的胜科海事
  • 埃克森美孚的Mad Dog 2 半潜式生产平台订单,被授予韩国的三星重工
  • 雪佛龙的在美国墨西哥湾的Anchor FPU订单,船体部分已经授予韩国大宇
  • 美国钻井承包商Diamond Offshore将钻井船项目从中国转移到新加坡
  海工服务市场方面,中国的中海油服一直无法进入美国墨西哥湾市场,原因多种多样,其中美国遏制中国发展高端海洋工程能力是一个重要因素,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是一个因素。

  对新造海工项目的设备而言,部分美国设备可能因为关税的提高和总价提高,这方面影响较小,对于高端设备,中国的关税本身不大,而且美国的设备大部分都可以用欧洲的设备替代。

  美国在高端海工领域向新加坡和韩国的扶持是中国海洋工程发展的拦路虎之一,没有高端海洋工程项目的实际历练,中国海洋工程产业的发展速度将受到影响。

  在贸易战背景和美国遏制中国发展高端制造业的大背景下,美国油公司和海工承包商在给中国下订单时将有更多的考虑,中国虽然有成本优势,但是政治风险高,这样新加坡和韩国被选择的概率增大。
  
  全球海洋工程产业均由国企支撑


  在海洋工程领域,《中国制造2025》的主力军均为国企,他们是:

  • 中海油系统,海油工程,海油发展,中海油服
  • 中石油系统,CPOE,中石油海工
  • 中远系统,中远海运重工
  • 中集系统,中集来福士等
  • 招商局系统,招商重工
  • 中船系统,大船海工,外高桥海工,沪东中华等
  • 振华系统,振华重工
  除了中国的国有企业,韩国和新加坡虽然体制不同,但是国家对海洋工程产业的支持不遗余力,许多海工巨头均为政府直接持有。
  • 新加坡吉宝,由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
  • 新加坡胜科海事,由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
  • 韩国大宇造船与海洋,由韩国产业银行控制,韩国产业银行持有大宇55.7%股份
  • 韩国现代重工和三星重工,在2016年的自救计划中,韩国产业银行深度参与
  海洋工程高风险高收益,高风险只有国企能承担

  海洋工程作为高端制造业的典型代表,有以下特点:

  • 受油价与海洋油气开发节奏影响大。
  • 系统复杂,对设计,采购和建造能力要求高,对按时交工要求高,对成本控制要求高。
  • 核心关键设备长期受欧美垄断。
  • 面对韩国新加坡海工霸主的竞争。
  • “大海工”平台门坎高,进入不容易,退出再进入更不容易。
  目前全球油价受地缘政治影响严重,油价已经成为美国和产油利益集团协调其全球利益的重要手段。
  • 要遏制俄罗斯,则降低油价
  • 要遏制中国,则提高油价
  海洋工程行业则受到油价和海洋油气田开发节奏影响大,前期投入高,关键设备和上游设计被西方垄断,这就导致海洋工程领域的初始投入非常庞大,而且很多时候风险不可控,很多时候中国海洋工程产业必须承担油价大幅度波动的风险。

  中国民营造船巨头扬子江造船在2013年对海工浅尝辄止,建造了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之后,迅速退出了该领域。

  美国加征关税打压中国为美国墨西哥湾建造油气生产设施,闲置钻井平台不受影响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的清单包括浮式或半潜式钻井平台或者生产平台,以及其他浮式结构等。这将意味着今后中国为美国墨西哥湾建造的海工处理平台,辅助平台,FPSO等将加征25%关税。

  在贸易战的影响下,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对Anchor FPU平台的建造放在韩国,虽然上部模块的建造商还没有确定,但毫无疑问的是,雪佛龙不得不考虑中国贸易争端的影响。

  对于钻井平台、铺管船和海工支持船,船东往往通过成立海外单船公司,挂他国国旗来避税和承担有限风险。即使美国公司购买中国的上述设施,船东往往是一个海外注册的子公司。因此,美国的新关税清单对我国制造的海工钻井平台、铺管船和海工支持船影响有限。

  而生产类的海工设施如生产平台,以及其他浮式结构等却不能由单船公司挂他国国旗运作,因为这些设施是专门为每一个油气田而建造。这意味着今后中国为美国墨西哥湾建造的海上生产设施会额外征收25%关税。据此,中国船厂可能今后不会接单为美国墨西哥湾建造海上生产设施。

  熟悉海洋石油开发的业内人士表示,石油公司依然有多种办法来规避关税的影响,比如采取最常见的“以租代购”融资租赁模式,以进口服务来替代进口产品,可以合理规避关税增加,不过美国也会对商品和服务的原产国进行甄别,贸易战背景下中国的海工产品和服务在美国市场的不确定风险升高。

  由于我国目前闲置的钻井平台船东都不在美国,而且美国墨西哥湾的自升式钻井市场有限,所以对我国目前钻井平台去库存影响不大。

  来源:SinorigOffshore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