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航运业的名人录榜单是怎样炼成的?
日期:2018-03-14 阅读:1299
  集装箱航运业的名人录榜单是怎样炼成的?

  阿法牛AlphaBull

  崔彩虹 徐剑华 编译

  劳氏日报每年发布两份排行榜,一份是《集装箱航运业最有影响力人物》(Power List in Container Shipping 2017);另一份是《全球最有影响力航运100人名录》(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in the shipping industry 2017)。今年这两份名单的制作团队都由一名资深女记者领衔。前者由《劳氏集装箱》杂志的“一姐”珍妮特·波特(Janet Porter)领衔,后者由海伦·凯利(Helen Kelly)领衔。

  她们分别对榜单制作过程和标准、依据作了介绍。

  珍妮特·波特:集装箱航运的名人录
  


  第一份榜单《集装箱航运业最有影响力人物》人数由2016年的25人缩减为20人(A榜),另外为10名码头营运商设立了一份B榜(表1)。

  权力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来定义。它究竟是关于金钱、领导力、冒险,还是关于航运业中的船队运力?集装箱航运行业最有影响力的名人录试图将所有这些因素结合起来,编制一份2017年推动变革的航运人的排行榜。航运业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处在变革中。
  


  公平地识别出集装箱航运业内最有权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并不容易。

  排名是否应该基于船队规模、盈利能力、创业天赋,还有其他一些衡量因子?

  每个人都会对如何编制这样的排名以及哪些航运人应该上榜有自己的意见。这不是一门精密科学,会有人争辩说,真正应该排在榜首的是投资者,或者抱怨名单上没有女性。

  然而,劳氏日报集装箱公司将我们认为在2017年显示出最高领导能力并可能在来年产生最大影响的人列在了我们的年度权力榜上。

  这就是为什么马士基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索仁仍然保持在榜首的原因。
  

施索仁

  他不仅掌管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队,还负责马士基集团的重大调整,这个丹麦集团正在放弃现在被视为非核心的能源相关活动,以建立一个综合性的运输和物流业务。与此同时,马士基通过收购汉堡南美积极参与行业整合工作。

  对于马士基来说,其最大的挑战可能来自中国中远海运,许立荣通过收购东方海外来跻身于全球前三大集装箱航运公司。与此同时,中远海运还在建设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性港口资产组合。因此有理由把许立荣排在第二名。

  排名第三的鲁道夫·沙迪(Rodolphe Saadé)是一家推动变革的公司及达飞轮船(CMA CGM)的领导人,并且在许多方面都处于领先地位。
  

达飞少帅鲁道夫·沙迪

  达飞轮船目前的财务业绩非常稳健,已成功将近期收购的美国总统轮船进行转型,并继续收购小型区域性航运公司。它还在船舶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并在去年订造的新系列22,000TEU船舶上安装LNG动力发动机。

  地中海航运公司拥有比CMA CGM更大的船队,但阿本德(Aponte)家族排在沙迪(Saadés)家族之后,部分原因是因为该公司没有公布其财务业绩。但是,没有人可以低估地中海航运降低船舶运营成本的能力,因此它仍然是航运业中最具竞争力和最成功的承运商之一。
  

  另一方面,杰瑞米Ÿ尼克松(Jeremy Nixon)尚未有突出的业绩,但他可能成为2018年业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因为他准备开创ONE公司,ONE公司是由三大日本船东的集装箱航运部门合并形成的新承运商。这家航运公司在世界上排名第六,所以无疑会在多个方面扰乱原有的行业局面。
  

ONE公司首席执行官杰瑞米·尼克松

  AP穆勒控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乌格拉(Robert Uggla)是已故马士基·麦金尼·穆勒(Maersk Mc-Kinney Moller)的外孙。如今他正在成为海运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直接参与了分拆AP穆勒-马士基的决定,但日常运营的参与度就低得多了。
  

乌格拉

  当然,亚马逊的老板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根本没有直接参与集装箱航运,但随着航运业对数字化的追求以及业务交易方式的变革,像他这样的公司对整个供应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亚马逊的贝佐斯

  对于克劳斯·迈克尔·库恩(Klaus Michael Kühne)的评价大同小异,尽管原因很不一样。

  他可能已经不再经营企业的日常业务,但他是全球最大的货运代理商德迅(Kuehne + Nagel)的大股东,并且在赫伯罗特拥有很多股份,即使在幕后,仍然掌握巨大的权力。

  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罗尔夫·哈奔·约翰逊Rolf Habben Jansen在整合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格林Ÿ马尔迪家族则一直致力于滚装船市场,承运大量的集装箱货物。
 


  也许最有争议的两个榜上有名的人物是美国工会领袖Robert McEllrath)和海罗德·戴克特(Harold Daggett)。
  

罗伯特·迈克埃尔拉斯

  罗伯特·迈克埃尔拉斯领导了确保美国西海岸港口的产业和平活动多年;而随着新劳动合同谈判的进行,美国东岸港口的命运现在掌握海罗德·戴克特手中。
  

海罗德·戴克特

  前20名的其他上榜者包括监管机构、船东、股东以及冷藏船公司的负责人。包括奥佛尔(Ofer)、克劳利(Crowley)、耶尔德勒姆(Yildirim)和瑞克麦斯(Rickmers)等众多备受瞩目的行业家族。

  这个名录势必会引起争议。

  但是,这些是我们认为在集装箱航运界设定游戏规则的人。

  海伦·凯利:我们如何确定影响力人物100
  

  




  没有一个排名可以做到近乎完美,但我们希望我们的《全球最有影响力航运100人名录》(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people in the shipping industry)引发关注,为新一年的排名提供借鉴。

  把航运界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选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指标可以涵盖船队规模、经营、融资、保险、法律、技术、法规和注册管理机构这样众多的因素。

  我们的排名榜主要基于对过去12个月的行业事件和业务决策进行分析,这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我们不得不考虑的行业背景。

  排名榜由劳氏日报编辑部内的编辑集体讨论,我们的目的是为我们行业内部运营中的企业的权威人物制作一个有用的简介,以及前瞻性地介绍航运业的研究趋势。

  作为一个经验法则,我们名单上的个人应该在公司层面有影响力,所以高级管理人员或所有者在我们考虑的范围之内;他们应该通过商业联系或与某个协会的联系而在全国或地区内施加影响。关键的是,它们也应该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

  运营世界上最大规模船队的人无疑总会在我们的名单上找到一席之地;那些负责资金管理的人也是如此。但正是政治、监管和技术背后的权力代言人正在极大地影响我们行业。未来我们将会做更多的工作来识别他们。

  我们也会做更多的工作来消除行业的和我们自己的偏见,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令人震惊的是,2011年,排名前100名的女性只有两名。不是因为没有伟大的女性做出惊人的事情,而是因为我们传统的、古板的、以男性为主的编辑团队没有对女性人物的嗅觉(无意冒犯)。

  为了避免反向歧视中的任何哀嚎,或可预测的对于落选的无聊指责,我可以向你保证,除非他(她)值得被选中,否则我们不会将任何人加入名单——无论女性还是男性。但是,如果有伟大的人因偏见而被忽视,那么识别他们并将其加入名单中就是我们的责任。

  今年,主名单中有10名女性,而我们的前100名单中出现了更多女性;这是行业前进的一小步,但随着行业的发展,我们的工作也前进了一小步。
  

香港华光海运公司董事长赵式明

  我们希望劳氏日报100强名录能成为行业年度考核的标准,上榜的人物能够成为推动行业发展的个体。
  


  (以下略)

  编译自:

  1. Janet Porter: The Who’s Who of Container Shipping, Lloyd’s List Containers February 2018

  2.Helen Kelly: Howwe make the Top 100, Lloyd’s List Containers December 2017

  注:本文为阿法牛公众号独家原创稿件,微信公众号平台转载请事先向阿法牛申请白名单。非微信平台转载请联系徐剑华,并注明作者和公众号来源(阿法牛AlphaBull),否则视为侵权。欢迎微信转发。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徐剑华

  E-mail: xujhuajs@126.com

  微博:http://weibo.com/1244604231/profile?is_all=1 (微博名:江南思蒓)

  微信公众号:阿法牛AlphaBull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