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深处的航海日记
日期:2017-05-17 阅读:1007
十年前,老牛刚刚离开国企,自己找船两眼茫然。一家中介说有冷藏船,一百多米。当时也没有多少概念,就从北仑港上船了。那条船泊在一群PANMAX船型附近,看起来清瘦短小。当时真是欲哭无泪,100.3米,中介的大忽悠啊。之后去曼谷,一路上晃得老牛每天跟怀孕差不多难受。后来去太平洋深处漂航两个月,基本弹尽粮绝,雪里蕻度日,逮住海鸟就直接剁吧剁吧炖了,以至于海鸟也不敢靠近。再后来开始叉鱼,伙食买过来。两个月,精读了《白鹿原》复习了金庸,喝掉了五坛子女儿红,(50斤/坛)。还有苦逼至极之后随遇而安的傻逼状态,许是最大的收获。

2006年8月27 日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人在船上,船漂在太平洋(距离密克鲁尼西亚波纳佩岛200海里),是真正意义的漂泊,把机器停掉,任他南北东西。这次上的是冷藏船,专门拉金枪鱼。现在没有鱼可以拉,就只好等消息了,多久没有人知道,且随他去。

当年第一次到地中海,我觉得海水是那么蓝,感觉很亲切,许是有奥底修斯和美女海伦的缘故,初识竟如久违的重逢。而今天太平洋深处的那片蓝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自然,包围在海阔天空之中,每天无所事事,真真不知今昔何昔了。

水深几千米,却常见一种鱼在水面游来游去。人们叫它们月亮鱼,很动听的名字。斑斓的皮肤也很漂亮。还没有靠泊过马尔代夫,有去过的兄弟讲那里的海水才叫真正的清澈,二十多米的水深能够看到底,真是人间真正的纯净。这里水太深,看不准。

图片由张立法拍摄

2006年9月3日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十年以后再读红楼,才体会到奇书的魅力。雪芹若是写完整部书,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宝玉去参加科考是断不可能的,出家后雪夜江头猩红披风的一拜倒是极似。黛玉也必定要早亡的,一个人的泪水终究有限,还够了前生的债,倒可以安心逝去。花花草草莺莺燕燕都是尘土,真爱一次,然后化作青烟不留痕,实在堪比魏晋风流。才自高,命自薄,古有黛玉,今有萧红评梅张爱玲,莫不如是。也好也好,正如泰戈尔所说,天空中没有飞鸟的痕迹,而她已飞过。事如春梦了无痕,飞过一次,足以慰平生。

憨湘云依旧是最可爱的人,不喜黛玉太刻薄,宝钗做老婆最好。和十年钱相反,成熟了,还是完蛋了?

PS:人生就是吃吃喝喝等死,然后在垃圾之中找宝贝。危船长的盛世危言,堪称经典,录此备忘。

2006年9月15日    

零的突破,太平洋游泳。位置0830N/15850E。水深5000多米。

后来钓上几条鲨鱼,再不敢下海。所谓无知者无畏,如是而已。

2006年10月8日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中秋节就悄悄地过了,家里的人应该无恙吧?已经漂航一个多月,飞鸟偶尔落过来,月亮鱼也渐渐地少了。喝了几杯啤酒,来到甲板上叉鱼。还好,有几条在游来游去。这些鱼也蛮精明,远远地离开。不像刚开始那样对我们还有点好感哩。那一夜叉到一条一米长的月亮鱼,两根叉齿穿过了鱼头,好像是技术多么高。我知道是比较走运,而那条鱼比较倒霉罢了。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船长老牛

微信公众号:CaptainNiu2016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