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员:请给我们多一点关注,我们真的不容易!
日期:2020-01-31 阅读:679
  2020农历新年的春节是个不平凡的春节。

  疫情就是命令,岗位就是战场!

  有这样一群人,

  他们无惧疫情,远离陆地,守望大海。

  他们坚守岗位,日夜值守,保障运输。

  他们就是中国船员!



  致 敬

  愿每一个船员弟兄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阖家欢乐!朋友们,你们能想像和理解每天面对茫茫大海、与世隔绝,4小时三班倒,长期在外不能与家人团聚的感受吗?

  你们知道超过90%的船员没有和船东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没有参加任何社会保险,仅有少数船员投保了保险金额极为有限的商业保险?

  小海狮一直觉得船员是一个被严重低估和轻视的群体,他们撑起了全球经济的半边天,但并没有得到社会大众足够的重视和理解。

  正月初一,1名武汉籍国际海员王康

  入住酒店被拒

  正月初五, 3名湖北籍船员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正月初七,新加坡一货船上确诊新冠病毒肺炎1例

  小海狮在此特别提醒船员朋友一定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戴口罩,时刻关注身体状况,一旦发现异常情况立即自我隔离,并及时上报!



  今天由小徐律师和朋友们解读海商法之船员篇。

  海商法专设了第三章船员做出规定,第31-34条是关于船员的一般规定,第35-40条则是专门对船长职责做出规定。不难看出,船长在船地位非常特殊的,特别是在通信未像现如今如此发达的年代,船长在航行期间的“绝对权威”是不容撼动滴。

  船长不仅掌管全船动态(“船长在其职权范围内发布的命令,船员、旅客和其他在船人员都必须执行”),还能对违法犯罪人员处理(“为保障在船人员和船舶的安全,船长有权对在船上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人采取禁闭或者其他必要措施,并防止其隐匿、毁灭、伪造证据”),甚至还掌管生死簿(“船长应当将船上发生的出生或者死亡事件记入航海日志,并在两名证人的参加下制作证明书”)。

  小徐律师在经办案件中发现,船员朋友最关心的话题是:船员在船工作,究竟属于劳务关系还是劳动合同关系?今天我们就从四个方面来说一说:

  Q1 哪些人属于我们说的“船员”?

  
《海商法》第31条规定,船员是指包括船长在内的船上一切任职人员。第32条规定,船长、驾驶员、轮机长、轮机员、电机员、报务员,必须由持有相应适任证书的人担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条例》第4条规定,“船员是指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经船员注册取得船员服务簿的人员,包括船长、高级船员、普通船员。”

  通俗来讲,如果是要上船工作,即便是到邮轮上担任服务员,都是要经过最基本的安全培训,获得《熟悉和基本安全培训合格证》、《精通救生艇筏和救助艇培训合格证》、《高级消防培训合格证》和《精通救急培训合格证》,这就是我们俗称的“四小证”。

  但现实情况往往不是这样,特别是国内沿海的一些管理不规范的商渔船,人员无证上船工作比比皆是,而这些无证上船的人员往往教育程度偏低,自我防范意识淡薄。一旦出了麻烦(包括船东拖欠工资、在船期间受伤等),这群人的权益又该怎么维护呢?所幸,从海事法院多年的审判实践来看,只要能证明是在船上工作的(有工资条或有其他同船证明),基本还是能够按船员来对待的。

  Q2 船员劳务合同纠纷到底是什么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规定:因船员劳务合同纠纷直接向海事法院提起的诉讼,海事法院应当受理。《民事案件案由规定》(2011版)中,也仅有第206项“船员劳务合同纠纷”之案由。

  早期的这些海事立法及相关规定并没有对劳动合同与劳务合同作明确区分,直接导致了司法实践中对船员“劳务合同”是否该扩大到“劳动合同”一直存在争议。

  这个问题直至2016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规定》算是得到解决。该规定第24条明确了船员劳动合同、劳务合同(含船员劳务派遣协议)项下与船员登船、在船服务、离船遣返相关的报酬给付及人身伤亡赔偿纠纷案件由海事法院受理。至此终于明确了在海事法院审理的“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案由下的,既包括了合同法下的劳务合同纠纷,也包括了劳动合同法下的劳动合同纠纷。

  目前海事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基本实现了统一认识:

  第一,船员劳动合同纠纷和船员劳务合同纠纷均可由海事法院直接受理,而不必经过仲裁前置程序;

  第二,海事法院管辖的船员劳动合同纠纷和船员劳务合同纠纷,仅限于船员上船工作引起的纠纷;对于船员非因上船工作而产生的劳动或者劳务合同纠纷以及非船员与船舶所有人或用工单位因劳动或者劳务合同发生的纠纷,均属于一般劳动纠纷案件,不属于海事法院管辖范围。

  Q3 劳动合同、劳务合同纠纷是否都享有优先权?

  这又跟先前一期文章中提到的船舶优先权密切相关了。根据《海商法》第22条的规定,“船长、船员和在船上工作的其他在编人员根据劳动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劳动合同所产生的工资、其他劳动报酬、船员遣返费用和社会保险费用的给付请求”是具有船舶优先权的。

  从立法宗旨来看,船员优先权的确立,在法理上应当解释为基于船员为船舶提供了劳务,而不是劳动合同。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在船员与用人主体仅存在劳务合同的情况下,船员提供了劳务,依然有权向雇主要求相应的报酬(如工资、利息、伙食费、遣返费等),同时就该报酬享有船舶优先权。

  需要强调的是:内河船舶船员的劳动报酬暂时不属于船舶优先权请求范围。

  Q4 船员劳动合同、劳务合同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从适用法律角度来看,劳动者依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获得工资报酬;而劳务者的报酬是根据《合同法》中有关合同等取得。签订劳动合同的员工,享有《劳动合同法》的权利义务,和用工单位存在着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具体来说,船员与雇主之间到底属于劳动合同关系还是劳务合同关系,需要针对个案讨论。但从对海事法院近年(特别是2016年之后)的相关判例来看,支持劳动合同关系的案例逐渐出现,但多数还是出现在船员与船公司签署了劳动合同的前提下,多是一些管理相对正规的船公司,船员任职证书等也都齐全且规范。而更多更普遍的,就像之前提到个人雇佣、无证上船工作等,还是劳务关系居多。

  通过小徐律师承办和检索的案件,如果船员与用工主体之间法院认定为劳动关系,则大部分法院是支持船员可以享有年休假工资、节假日加班工资及社会保险费等《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权益,并能够将其确认为船舶优先权。另外,如果船员在船上工作期间受伤,如果认定为劳动关系则可以享受工伤待遇,反之则只能依据合同约定或者侵权责任法等规定主张相关人身损害赔偿。同时,在劳动关系下,多数法院能够支持船员享有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经济补偿金、赔偿金等《劳动合同法》规定的权益,但在实务中法院的主流观点认为,以上三项权益属于惩罚性赔偿,不能享有船舶优先权。


  我倡议:让中国船员享受海商法律的改革红利

  让全社会更多关注、关心、关爱船员

  建设海洋强国,推进海上丝绸之路

  我们携手前行!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小海狮(微信公众号:海狮说法)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