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海员换班纾困,舟山“义不容辞”,亦“机不可失”!

2020-04-156332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延烧至今,不但没有短期结束的迹象,反而有成为持久战的可能。中国经过“壮士断腕”式的严苛的封城隔离措施,终于将疫情控制,但是各行各业都蒙受了巨大损失,恢复正常的经济活动成为当今最急迫的任务。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大国,90%的货物是通过海运来完成的。中国的“经济动脉”与“海上运输动脉”紧密相连,千千万万的海员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在维护这条“动脉”的畅通。

  但是很不幸,由于各国政府出于对疫情的恐慌,纷纷对船员换班出台禁令。3月3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交通运输部国际合作司司长李扬表示,所有外国籍船舶不得在中国换班外国籍船员。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颁布了《船舶船员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操作指南(V2.0)》,要求航运公司、海员外派机构要落实船员换班主体责任,要妥善安排船员换班所必需的防护物资和生活保障物资,配合船员换班地人民政府落实转运、治疗、隔离、留观等防控措施,实现联防联控、无缝对接、闭环运作。

  这就等于把船员换班的防疫任务全部交给了地方政府,但是中国每年十几万国际船员要更换,在目前防止疫情二次爆发的关键时候,对港口所在政府来说可谓压力巨大,疫情延烧至今从政府领导到基层都一直紧绷着神经,本来就已经已超负荷运作,现在又要处理大量船员的检疫和隔离监管,这对于地方政府来说,的确有苦说不出。由于隔离点不够,地方相应检疫和基层管理人力不足,使得船员换班依然难!难!难!

  特别像舟山这样的港口,进出的船舶多,城市规模却很小。每年2万多艘外轮会在舟山停留,当前靠泊舟山地区的船舶数量每天约250艘左右,而且中国最大的修船基地,修船期间是船员大批量更换的时间。而整个舟山人口不到120万,GDP基本属于浙江省垫底,医疗条件更是薄弱。因此,仅靠舟山自身的力量要满足那么巨大的船员换班的需求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船员在海上已经工作了超过十个月,好不容易回到了国内港口,却还不能被允许回家,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何况,无论理论上还是实际结果都证明,船员染疫的几率极低。船舶长时间在茫茫大海里,平时海员们长期忍受着寂寞,而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即便船有机会靠港,他们也不敢上岸,更何况各港口当局也对船员下地有诸多限制,特别是中国船员的自觉性比较高,因此中国船员感染新冠病毒的概率其实非常低。而事实也证明,有关商船上船员确诊新冠病毒的报道实在凤毛麟角,更多的是发生在邮轮和美国航母上。

  舟山是一个海洋城市,支柱产业中除了旅游业外,航运业、船舶工业、港口业、渔业、以及新兴的油品产业是以港口为依托,都与船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都离不开船员的的辛勤付出。舟山作为一个有着悠久海洋文化的千岛之城,每年的6月25日都会在这里举行中国海员技能大比武系列活动。

  其实,这次疫情对舟山来讲是“危”也是“机”。疫情对舟山打击最大的是旅游业,以及与之相关的酒店和餐饮业,很多景区的酒店和民宿空置,完全可以用于对换班海员的隔离留观。另外,疫情也影响到了舟山保税燃油加注和其他海事服务的需求,那么如果舟山能获得足够的人力物力的支持,确保到舟山的船舶的船员的正常换班,那么一定会吸引更多的船舶来舟山加油、补给、修理,推动舟山的海事服务产业的发展,使疫情对舟山的经济的冲击得以明显减缓,不仅赢得全体中国航运企业和船员的称赞,也可以推动舟山国际海事服务产业的快速发展。

  据《2018年中国船员发展报告》披露,我国共有注册船员157.5万人,位居世界第一,其中外派海员达14.6万人次。一个船员换班产生的费用,包括代理费、交通费、检疫费、住宿餐饮费等一般在1万元左右,如果5万人次的换班就可以产生5亿的产值。加之增加的保税燃油加注和外轮供应等其他服务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可小觑。在业务需求快速增加的情况下,吸引相关海事服务企业入驻的招商引资工作就能水到渠成,就能推动舟山的海事服务产业的成长,使舟山国际海事服务基地建设就能步入快车道。反之则会严重打击舟山海事服务企业的对产业前景的信心,对地方招商引资起阻遏作用,使好不容易建立的国际海事服务基地的建设成果受到损害。

  当然,这是以有足够资源来保证防疫安全为前提的,单靠舟山本地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得到浙江省和中央部一级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建议舟山政府可以专设一些有接待能力的小岛作为船员的集中隔离观察点,由交通部牵头,组织国内大型航运企业组成海员换班防疫管理团队进驻,协助舟山政府来具体处理船员换班中的各种事物。或者由各大航运企业和船舶管理企业来舟山设立工作组协助舟山政府做好船员换班的工作。

  是“危”还是“机”,这是考验舟山有关领导的真诚和胆识的时候,真心期待舟山市政府能高瞻远瞩,从舟山未来产业发展的大局出发,实事求是,勇于担当,分国家之忧,解广大海员兄弟的之急。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 舟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