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要做“高端航运服务业”,“低端服务”谁来做?
日期:2018-11-29 阅读:4910
  11月28日参加了上海航运交易所主办的“2018上海航运交易论坛”,可以说本次论坛亮点颇多。上海航交所一口气发布了三个新的指数“中国(上海)进出口贸易海运指数”、“中国沿海金属矿石运价指数(CBOFI)和中国沿海粮食运价指数(CBGFI)。而且航交所与建设银行合作推出了“上海航运交易”服务平台等,在“互联网+航运”模式下提供线上的航运交易相关服务,包括在国家外管局的支持下与建行合作开展境内在线美金支付业务;提供船舶资产网上交易、拍卖、评估、中介等。
  

  但是贯穿整个论坛的,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高端航运服务”这个词,被很多嘉宾反复提及。上海市委书记指出了上海航运中心的突破点在“高端服务能力”上,因此上海航交所一次性推出这么多新的指数和服务产品,应该也是对上海市委市政府的这一号召的最快速的响应吧。

  为什么上海要提出发展“高端航运服务”呢?就如前交通部副部长徐祖远在论坛上提到的高端航运服务业领域依然是我们的“短板”。他提到:“高端航运服务业要有中国智造,著名的国际航运中心,伦敦、香港、新加坡无一不是以高端航运服务业组成,航运保险、航运衍生品、海事司法等高端航运服务业,在其特定的环境里面他们已经做到了世界领先…上海要建成国际航运中心和金融中心,就要参与国际航运规则,并逐步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高端航运服务业要有中国的智造。比如在航运运价指数和衍生品交易方面,上海航运交易所已经逐步建立了上海航运指数品牌,在探索中我们可以积累新鲜的经验。”

  当然“高端服务”需要高端的人才,上海国际航运航运研究中心主任於世成先生指出“要实现上海航运中心高端航运服务的转型升级,就提出了一个要求,上海未来成为未来高端航运服务人才集聚的新高地”。那么什么是高端人才?他进一步指出“高端航运服务业对航运人才的需求就是多元化的、综合性,我们不说别的,就说更具体一点,比如船长,船长我们理解为是高端航海技术人才”。而且他强调“应该坚持人才在市场条件下通过市场来配置航运人才”。

  那么什么又是航运的“高端服务”呢?其实从徐部长的发言中提到,以及本次论坛邀请的发言嘉宾的身份,我想不完全概括为,航运保险服务、海事法律服务、航运金融服务,航运交易及衍生品等。当然应该还有,以及人工智能在航运上的应用。也许航运经纪、航运咨询和航运大数据这些也都应该归为“高端”一类吧。

  既然有“高端”服务,那么自然有相对应地“低端”服务了,或者称航运“基础”服务更合适吧。也就是那些“非高端”的航运服务的项目了,我想燃油供应、船舶检验、船舶修理、船舶管理、航员培训、备件物料供应等等这些具体化的船舶服务相关的内容应该可以对号入座了吧。但在笔者看来这些服务虽然够不上高端,但是却实实在在,不可或缺的,最基础的服务。这些服务内容恰好是浙江自贸区主推的舟山东北亚保税船用燃油加注中心和舟山国际海事服务基地着重打造的内容。

  上海着力提升“高端航运服务”,舟山用心建设“国际海事服务基地”,两者相辅相成,也是长三角港口一体化,协同发展的很好的体现。舟山拥有国内港口中就优良的区域优势和锚地、航道条件,最密集的船舶修理厂,最完整的油品产业布局,在“低端”航运服务领域有与新加坡一较高低的潜力,但是要说舟山“对标”新加坡显然还太遥远,如果随着上海在“高端”航运服务上面的不断提升,上海+舟山来对标新加坡那应该会是不远的未来。舟山在保税船用燃油加注方面近年来发展迅猛,今天1-10月保税船用燃料油直供达294.45万吨,同比增长118%,已经跃居国内第一大供油港。外轮供应总货值达12.38亿美元,同比增长300%。

  作为一名在上海发展的舟山人,真心希望上海的“高端航运服务”和舟山的“国际海事服务”都能快速稳步的发展,助力中国航运强国之路。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 舟无记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