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摩擦”一年后,干散货贸易格局大转变

2021-09-251201

  自去年疫情以来,中澳关系日趋紧张,传统的干散货贸易格局也随之变化。

  船舶经纪商Intermodal在最新的周报中表示:"上周,澳大利亚、美国与英国宣布建立新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公布了名为’AUKUS’的三边安全倡议,以支持澳大利亚海军获得核潜艇的能力。在中澳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日益加剧的情况下,AUKUS的出台将加速双方贸易模式的转变,特别是在干散货贸易板块。”

   

  Intermodal拖运和海运港口服务主管 Christopher Whitty表示:"自2020年第四季度起,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引发了煤炭贸易的低效。钢铁行业使用的冶金煤和发电用的动力煤,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正在形成广泛的价格套利。冶金煤的供应更为紧张,其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位,与此同时,中国与世界其它地区争夺供应,钢铁产量继续增长。”

  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冶金煤出口国(约占全球海运冶金煤出口的59.0%)和第二大动力煤出口国(约占全球海运动力煤出口的22.0%)。2021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冶金煤已经降至零,而此前两年的进口份额超过了50%。由于新冠疫情导致供应中断,从蒙古进口的煤炭迄今未能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中国不得不转向从俄罗斯和西方(特别是美国和加拿大)进口煤炭,后者传统上是欧洲的主要进口来源地。

  根据中国煤炭市场网的数据,2021年1-8月份,中国从美国进口煤炭数量同比大增近7倍,从哥伦比亚进口煤炭数量同比大增近2倍,从南非进口煤炭数量更是由去年的0吨猛增到了438万吨。此外,2021年1-8月份,中国从加拿大、俄罗斯和菲律宾进口的煤炭数量也出现明显增加,同比分别上涨67%、62%和49%。不过,由于受疫情形势严峻影响,今年1-8月份,中国从蒙古国进口煤炭数量同比下降了20%。

  另一方面,虽受到中国禁令的影响,但澳煤出口总额在今年1-7月仍达到2.234亿吨,相比去年同期小幅增长40万吨,涨幅0.2%。印度及韩国市场弥补了中国进口量的缺口,其中印度进口量增加2230万吨,涨幅96.3%,韩国进口量增加1500万吨,涨幅72.2%。

  澳大利亚冶金煤被中国以外的钢厂吸收,今年1-7月,全球钢铁产量(不包括中国)同比增长16.0%。尽管整体价格飙升,但澳大利亚冶金煤相较于其他国家依然具有价格优势,这种贸易转移增加了吨英里和降低了干散货船队的效率,支持大西洋运费长期走高。

  Christopher Whitty补充说,"与此同时,尽管中国的粗钢产量在过去两个月里同比下降,铁矿石价格从7月中旬的230美元/吨暴跌至最近的100美元/吨以下,但中国的减排政策承诺似乎进一步支持了干散货的吨里程。我们认为,在短期内由于政策原因,中国的冶金煤和焦炭严重短缺正迫使粗钢产量提前下调,但这也同时正刺激人们购买更便宜的铁矿石,尤其是来自大西洋的铁矿石。"

  "直到最近,随着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今年对铁矿石和煤炭等关键原材料的需求总体上跳升,超过了活跃船队的增长速度,特别是将拥堵因素考虑在内。随着市场不断发展以及后疫情时代新格局的形成,我们希望相信这些将成为新的基本面,能够继续推动对干散货海运的长期需求。”Intermodal的分析师总结道。

   资料来源:海运圈聚焦、Intermodal、Hellenic Shipping News Worldwide 记者:Evan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