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首富破产揭秘:以大豆贸易融资低利率贷款,进行高利率的投资
日期:2018-11-04 阅读:4585
  

  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是山东省重点工业企业,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重点石化企业。晨曦集团位于山东省日照市,员工6000余人,已形成石油化工、粮油加工、国际贸易、文化旅游四大主营业务。2016年整个集团实现销售收入432亿元,其中石化企业总产值168.5亿元,粮油加工企业总产值15.9亿元。这家曾在山东排名第二的民企是山东的明星企业,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曾以190亿元成为《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山东首富。1992年,24岁的邵仲毅还是莒县外贸公司的临时工。两年后,自言不甘寂寞的他接手了一家只有十几人的乡镇小企业,开始艰难创业。富有商业头脑的邵仲毅用六年时间,把一家作坊式的吹塑企业,办成了一家生产5大系列、60余个品种的大型塑料加工厂,并被农业部等国家五部委确认为农膜定点加工企业,取得了自营进出口权。2003年,莒县国有企业改革,邵仲毅完成创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兼并——将即将倒闭的莒县化肥厂重组。之后他陆续兼并5家地方国有企业,并由此组建了山东省晨曦集团有限公司,开启了多元化之路。2003年,晨曦集团营收3亿元,10年后达到了762亿元。

  然而,2018年下半年,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按照《民事裁定书(2018)鲁1122破申2号》,现查明“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2月1日,现已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与此同时,当地法院还对晨曦集团子公司、申请人山东海右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弘聚新能源有限公司的合并破产重整申请予以受理。

  1、邵仲毅曾大声呼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几年前,邵仲毅曾在接受采访时颇为无奈地表示,“睡不着觉,真的睡不着”。睡不着的原因是,从2014年开始,企业资金不足。邵仲毅说,从2014年年中开始,银行陆续通过让其提前还款、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逐步减少了晨曦集团的贷款,与上一年度相比企业总贷款数量减少了1/3左右,银行高速“抽血”。他表示,“2013年,银行突然抽走了晨曦集团19亿元流动资金,使得企业一度面临非常艰难的境地”。希望银行业做出更多改革,使得银行业真正回归到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上来。

  邵仲毅也曾大声呼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2017年,邵仲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反复强调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但2016年实体经济,仍经历了最困难的时期;如果支持实体经济的相关政策和改革真正落实到位,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邵仲毅称,实体经济长期以来因资金紧张而备受困扰,这与我国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方式密切相关。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偏低,市场资金流向实体部门的动力不足。“银行不能只顾赚钱,要站在整个国家经济的角度通盘考虑,如果再从实体经济抽血,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尤其是民营实体经济,我们在银行面前没有太多话语权。”
  


  2、一个新的贸易模式——大豆贸易融资,迅速将拿到的钱投入小额贷款、房地产等更有利可图的地方 在国内大豆进口市场,山东晨曦属于明星企业。而山东晨曦集团作为地方明星企业,第一次被媒体广泛关注是在2014年。当时包括山东晨曦集团等一并卷入大豆违约风波中。行业人士曾撰文指出,此前为促进国内进出口贸易,因此在国际贸易中我国采用信用证制度,这导致部分有大豆进口资质的企业在签订进口合同后,凭借以往企业的经营状况,在向银行申请缴纳20%-30%左右的保证金后,即可以获得90天甚至180天不等的延期支付货款的远期信用证,不必对大豆进口货物直接现金支付。

  早在2012年,晨曦进口大豆总量就达551万吨,约占当年全国进口总量的9.44%,登上了国内“大豆王”的宝座。然而,大豆进口贸易本身利薄,并不是什么赚钱的生意,邵仲毅之所以能跻身“首富”,其实与企业独特的运营模式有关。传统的大豆贸易模式很简单,从外国进口到国内,然后卖给下游商家,赚取差价。这种方式占用资金量大,且只能赚点“小钱”。

  但邵仲毅则从一张张信用证当中发现了巨大的利润空间。首先,山东晨曦集团在签订进口合同后,向海外银行申请信用证,缴纳20%到30%的保证金,这样企业就可以获得90天至180天不等的延期支付货款的远期信用证。随后,凭借远期信用证,山东晨曦集团向国内银行贷款。通常来说,基于信用证的银行贷款利率比一般的信用贷款要低,最低时只有2%。最后,迅速将拿到的钱投入小额贷款、房地产等更有利可图的地方,而进口的大豆则低价卖给其他企业。

  在这一过程中,山东晨曦集团既可以利用低利率贷款,进行高利率的投资,赚利率差,还可以利用人民币升值,在利用美元作为基准货币进行结算过程中,赚取汇率差。邵仲毅此前也公开承认,“人民币升值的时候,做进口确实舒服,汇率变化使得大宗贸易赚钱很容易。”

  邵仲毅利用大豆贸易融资做成了“首富”之后,山东晨曦集团作为行业龙头的“示范”效应开始显现。一时间中国民营企业大豆进口量大增,据中粮期货的统计,2012-2013年度中国民营企业大豆进口占比由2009年的32%增加至53%,外资企业的进口占比则由37%下降至16%,这其中的变化最主要来自于贸易融资。然而,这种看似“完美”的赚钱模式,却存在着致命弱点——靠“天”吃饭。这也为山东晨曦集团的“破产”埋下了伏笔。

  大豆融资问题从本质来讲折射出的是我国大豆、小麦等实体加工业的资金问题。前几年互联网经济的高速发展下,越来越多的资金在流向房地产、虚拟经济。中国大豆产业在与国际市场接轨后,无论是种植、贸易还是加工环节都日益处于劣势。进口大豆常年每吨比国产大豆便宜数百元。但大豆进口量却屡创新高,2012年我国进口大豆达5839万吨,2013年进口量约为6300万吨。年度国内消费总量7000-8000万吨,对外依存度高达80%以上。中国大豆压榨产能虽严重过剩但仍在扩张。中国大量大豆贸易商的生存越来越艰难。他们纷纷转向大豆为载体的贸易融资。
  

  3、地炼大面积亏损,或许成为压垮晨曦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国外媒体6月下旬报道称,已有近40%的中国民营炼厂处于亏损,市场占有率节节败退。按照一种统计口径,6月地方炼厂处理每吨原油平均亏损约300元人民币。而在2016年初时,每吨原油的加工利润尚有900元人民币。山东是地炼大省。2017年底,中国炼化产业产能超过8亿吨,其中地方炼油产能占比接近30%,山东炼化产能占地方炼油产能的比例超过80%,即山东在1.92亿吨左右。

  来源:搜狐财经  朱邦凌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