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适航性研究
日期:2020-05-25 阅读:715
  序言

  众所周知海上货物运输是国际贸易运输的主要方式,虽然我国地大物博,但我国和其他大多数国家一样,进出口货运总量80%以上是通过海上运输来完成。海上货物运输曾经面临速度较慢的问题,但是随着集装箱运输的飞速发展,这一问题得已解决。而大宗散货如铁矿则可依赖30万,40万吨的来完成,有效节省运输成本;重大件可由特种船来运输,件杂货拼装货可以由灵便型船来,而粮食货载则主要匹配巴拿马型船舶。

  我们生活在一个得到全球经济支持的全球社会中,如果没有船舶,那么经济就无法有效地发挥作用;单靠飞机很显然无法把数亿吨的铁矿石跨大洋从其它洲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及巴西等地方运到国内。这种情况下,唯有依靠海上运输来完成。加上全球特有的地理条件,三分陆地七分海洋,使它成为国际贸易中主要的运输方式。21世纪的航运是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的基础,是全球最有效,最安全,最环保的货物运输方式。

  然而为了确保航运业保持有效,安全和环保,能够健康发展,确保所有船舶在船舶维护,船员能力及培训,航行安全等方面不出问题至关重要,否则将可能导致巨大的灾难。例如2017年韩国北极星航运所属的超大型矿石运输船“Stella Daisy”轮在大西洋中发生严重横倾,大量进水,然后在数以分钟计的非常短时间内向左倾覆沉没。发生这种海难事故不仅直接造成海上人员伤亡,还会造成船存燃油所带来的石油污染,随后保险费增加,公司商业不稳定等等。在这起事故中船舶适航性问题暴露出来,因为适航性在海上运输的各个方面都涉及到:货物,船体,船舶管理,维修保养,机器设备,船员以及船舶安全航行到目的地的能力等等,因此海上运输也被称为是一种冒险行为。

  Diplock勋爵在The Maratha Envoy1中第304页判决书中说到,就交易对各方的盈利能力而言,运费率,滞期费和速遣费与租船合同条款之间存在相互关系,这些租船合同涉及承租人与出租人之间风险的分配。延迟完成租船合同所设想的冒险行为,这种冒险行为超出了任何一方的控制范围,被称为“不幸风险”,与“过错风险”不同。在该案中,Diplock勋爵认为最常见的不幸风险是装货或卸货港口的拥堵,导致船舶闲置等待,直到泊位空置,货物可以装载或卸下。如果要等泊的费用需要出租人承担,他将努力确保他所收取的运费中包含此风险。如果是以租船人的代价等泊并支付滞期费或减少速遣费,他预计这将反映在较低的运费中。而过错风险,往往是当事人一方违约所导致的,比如船舶主机有问题2,出租人违反了适航性保证;承租人所提供的货物对船上其它货物构成危险3,承租人违反了提供安全货物的保证。

  除了船舶本身的问题,目前国际上海有很多公约涵盖海上运输的不同方面,比如所熟知的1924年布鲁塞尔统一的有关提单的法律规则(Hague-VisbyRules)及其1968年的维斯比修正案,1974年通过的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以及国际海事组织(IMO),海事国际委员会(CMI)和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等等现在尽力确保管理航运业的法律与行业需求。

  与这些国际公约和组织类似的,不得不提一下Rightship4。对于从事于澳大利亚航线的船舶而言,Rightship近乎苛刻的评估标准对于维持船舶的适航性具有非常显著的效果。然而船舶的适航性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近期英国高等法院The CMA CGM Libra 5,Teare法官认为在船舶开航的时候船舶不适航;这与The Maruinne6 枢密院认为在发生火灾的那一刻船舶不适航似乎不一致。虽然不管是在开航的当时,还是船长决定转向的那一刻被判不适航,结局都一样;但适航性的界定问题并不一致,这也是写作本书的最根本原因所在。

  任何争议都离不开合约解释,而合约解释的一般原则是毫无疑问的,双方是否有约束力的合同,如果有的话,取决于他们所同意的条款。这不取决于他们的主观心态,而是要考虑他们之间通过文字或行为交流的内容,以及这是否客观地得出他们打算建立法律关系,并同意他们所认为的所有条款的结论或者法律对于形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关系是必不可少的。即使对当事人的经济或其他重要性的某些条款还没有最终确定,客观评估其言词和行为也可能导致这样的结论,即他们不打算同意这些条款作为一项已达成和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的先决条件7。然而权威当局并不可以制定任何关于解释另一个租船合同的规则,无论如何那些措辞应该赋予其自然解释8。每份租船合同都必须按照其本身的条款来解释,到目前为止,这是无可争议。但是在商业世界(例如航运界),为了商业确定性,必须将之前关于相同或类似条款的判决视为具有权威性。尽管应该最好避免使用诸如“神圣主义”这样的短语,但是之前出现过的类似措辞的先前案例应该被视为类似于有类似情况的案件的有用指南9

  鉴于此,笔者收集整理与适航性相关的判例,结合这些先例来谈谈适航性现行法律及其发展的相关问题,供业界同行参考。

  最后能促成本书,无论如何得感谢公司给予的环境及家人的理解支持,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

  詹先凯

  完稿于2020年5月25日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Alex (微信公众号 航运佬)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