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金刚经,一手金瓶梅,我们一起去航海!
日期:2020-01-23 阅读:1680
  按语:2019就要过去了,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就像曾经的那些年月一样;2020的到来只是一个节点,如果没有日历,还会一样漫过,就像我们航行的轨迹。

  无论如何,这孤单的航行里,总会有兄弟的笑语,有瑰丽的风景,有他乡偶遇的路人说哈喽。无论如何,这苍凉的人生里,总会有亲爱的人们,有铁观音可以泡成佛,一手金刚经,一手金瓶梅,二锅头也可以喝出国窖的味道来。

  辞旧迎新的时候,收到这些图片。几个月前,一个小兄弟特意拍下来的,因为网络不方便,留到了休假后接收编辑。一个航程,像极了我们的生活,苦中作乐,粪里寻花,在无聊之中找有聊,在荒芜的人间找寻美好的器物和情感,人间总有值得的部分。

  共飨。

  那一场美丽的蜕变从舟山的船厂开始。之后“新里程蓝宝”开启了她的NLS1905航次,从远东到黑海。



  “新里程蓝宝“是天津新里程集团所属的一条多用途重吊船,单吊最大负荷300吨,那句经典的京剧词“大吊车真厉害”可以用来形容她,不信你看看船吊的钩头合影,虽然俺好歹也是一米七八的山东大汉,看起来比它要精巧妩媚。这个不要拍砖,跟铁钩子相比再不妩媚,俺就完蛋咧。



  装货港在南韩的马山(MASAN),穿山越岭才能到达。夜行天涯,会遇到渔船点点。而在晨曦微光中遇到的小岛,就像航行多年遇到的很多小岛一样,注定要消失在记忆里,我们只是过客。他看我们,我们看他,都是一场遇见,仅此而已。



  夏季的平静的南海,温暖到热。新加坡加油,船钟拨慢一小时,向西,向西,在抵达斯里兰卡的武装保安登船点之前,突然遇到大风。躲避,躲避,只记得那晚的夕阳特别好,彩霞满天。
  


  季风时节的印度洋,和预料中的一样风浪肆虐,肆虐就肆虐吧,这里本来就是他的天下,我们只是闯入者。武装保安,其实就是武侠小说里江湖上的镖师,带着狙击枪上船。保镖来自尼泊尔,曾经的特种兵,背心挡住了曾经的六块腹肌。说实话,我更愿意相信他手里扛着的家伙,而不是这个人。他在我们抵达苏伊士运河前的红海里下船,留下海盗和他们作案工具的照片。这些家伙和遇到的海岛一样,慢慢也会消失在我的记忆里。



  印度洋要是糙老爷们的话,地中海就是江南女子,爱琴海就是江南地主家的极品闺秀。要不是有她们,狂风恶浪虐我千百遍,哪里还感受什么岁月静好。穿过达达尼尔海峡 (Dardanelles Strait)进入马尔马拉海(SeaOf Marmara),往北航行走过伊斯坦布尔海峡 (Bosporus Strait),最终到达黑海(Black Sea)。土耳其也被这两峡一海,分割为亚欧两块。我看看亚细亚,瞅瞅欧罗巴,忽然就忘了不久之前的那些痛。穿过Yavuz Sultan Selim大桥进入黑海,黑海不黑,就像是白海不白,终究他们都是正经的海的颜色。

 


  再经过一天的航行,“蓝宝”最终到达乌克兰的敖德萨港 (ODESSA)卸货,一个多月的航行就此结束,随之而来的就是靠港的忙碌。闲暇的时候,我们去街头走走,喝杯啤酒,看看孩子和姑娘,仿佛回到人间一样。这人间离我们如此遥远,以至于不敢把他乡认作故乡。



  回顾这一个月,似乎经历了很多:炙热的新加坡;颠簸的印度洋;激情的索马里;繁忙的苏伊士;温柔的爱琴海;浪漫的土耳其。回顾这一个月,又似乎经历了很少:特定的时间里,固定的空间内,游走漂泊,仅此而已……

  新里程蓝宝 轮三副秦少博

  乌克兰敖德萨 12-AUG-2019

  作者:一切的一切随风 转自:船长老牛

  微信公众号:CaptainNiu2016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