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苏伊士运河的船长对策
日期:2017-11-30 阅读:1890

  过苏伊士运河的船长对策

  苏伊士运河=万宝路运河??

  最近的“中海黄海”轮在亚历山大港的出事,我可以如此判断,十有八九与引水员不良讨要习惯有关。因为我也饱尝了埃及引水员恶劣的做法。把车钟推上去后什么都不管了,接下来就无休止的讨要、还讨价还价。如果此刻船长不注意把控船舶,那么撞码头的严重事故马上兑现。船长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责任。即便船长陈述引水员的行为,高引水员所作所为,以及讨要礼品,在道德层面受到谴责,但苦果还是让船长去尝了,因为埃及引水员已经形成了不良习惯了。上衙门船长吃亏,因为国际法律规定引水员是不负经济责任赔偿的。

  相关消息:

  →一中国大型集装箱船在埃及撞坏2岸吊!!

  →骇人听闻!!从一起船舶触碰事故了解海员的生存状况

  经过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以后,运河重新开放大概在1976年左右。由于连年的战争,埃及人变的很乖戾,似乎对所有过河的船舶都设下了过河障碍。由于物资的缺乏,那些依赖运河生存的相关人员都对船舶实行管、卡、吃、要。特别是被埃及视为高级职员的苏伊士运河引水员更是傲慢和贪婪。
  

  大凡远东到欧洲的航线都是要经过苏伊士运河。走过苏伊士运河的船长和海员都有体会和说不尽道不明的感受,他们对苏伊士运河当局派到船舶进行过河前办理手续和引水员引领船舶过运河索要礼品都感到无可奈何。这些埃及人仗着优越的运河地理环境,守株待兔般的等着需要过运河的船只,接受着一种雁过拔毛的得意感觉。

  除了个别航次遇到一些比较文明的埃及人以外,大部分埃及引水员都是强行索要礼品高手,他们有的胃口大的如同“孙悟空钻进了无底洞”,什么都要,最好将整艘船舶的物料搬进自己的家门。个别引水员甚至不顾船舶在运河航行的安全,没完没了、胡搅蛮缠船长,非要到达他的目的不可。如果达不到目的就采用了威胁、恐吓的手段,迫使船长就范。

  我们中国船长大多为了保证船舶安全过河、为了息事宁人都是采取了忍让和迁就的态度满足这些引水员的无礼、无理要求。以致这些引水员面对胆小的中国船长更是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久而久之变成了习惯,引水员们屡试屡爽。

  一些船长因为对他们的无理要求感到无法满足而致使引水员采取了非常手段,对海员百般刁难。尽管合理给予这些引水员一些礼品属于一些习惯和对他们的辛苦劳作的额外的感谢。但是,在这样一个索要礼品变成他们上船工作最重要的一个程序后,如果船长处理不当,将会引起严重的后果。弄得不好就会严重影响了船舶安全和船舶班期。

  除此之外,这些埃及人到了船上就如进入了自己的家里,根本不管主人存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起来,随便翻抽屉,随便拿东西,以自己的爱好冲咖啡,一会儿要饮料、一会儿要矿泉水、一会儿又要冲绿茶。反正在船一分钟,就没完没了,没有停的时候。害的船长又要满足他的要求,又要看着运河前面,唯恐船舶船速过快或者偏航,造成安全事故。到了太阳下山时间,引水员不管是否前面航行情况如何,告诉船长拿出一面旗子,开始面对太阳,跪在旗子上祈祷起来。这就是大多数船长见到的情况。因此对于这些引水员的过激行为必须有理有节、适当给予阻止。
  

  我最早在1983年第一次过苏伊士运河,那时我还是一名驾助。我还和清晰的记住了这么一段经历:我对过运河什么感性认识都没有,我看着船长如何办理过河手续,想跟着学几招本领,可是被我称为师傅的这位船长表现太令我失望。他见到了丈量官、运河引水员后就把握不住自己了,英语说不清,让傲慢的埃及人听的非常厌烦。那些丈量官和引水员喜欢美国的“万宝路”香烟,他却拿出了一件黄杨雕木艺术品如同献媚般的感情送上去。丈量官和引水员看都不看,一个劲地讨“万宝路”,当他完全明白埃及人的意思后却一个不当心让埃及人知道船舶一个缺陷,他向运河人员说了船舶主机启动的情况,让想引水员引起注意就可以“坦白从宽”了,可是引水员不理这个茬,把原来当天过河的计划硬生生被取消,再到锚地抛锚等待丈量官把船舶从里到外检查一遍后才过了运河,还耽误了3天船期。
  

  引水员一般踏入驾驶台开始就开始与船长纠缠了,首先他向船长索要香烟之类的东西,还要其他礼品。要使船长、或者船舶的一些小缺点被引水员发现后,马上如同牛眼睛一样把这缺点放大数倍。此时就看船长表现了,如果船长表现“良好”,马上拿出足够数量的礼品就可以打发了。如果船长表现“不良”,那好,他开始捉弄操舵的一水,开始把你船长玩个够。引水员开始乱发口令了:“左满舵,正舵、右满舵、把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即使一名熟练的一水舵工也打不住船艏向的偏移,如何能够把定呢?这样引水员开始拍桌子了,要求船长立即更换舵工。当船长忍耐着一个个呼唤舵工上来应舵,最后连驾驶员也要求操舵了。这样无礼的要求如果船长没有掌握引水员的把柄,很快在引水员的淫威下屈服,毕竟过河重要。这样,把香烟塞满他的皮包,这才引水员变换了态度,让你在非常痛苦的条件下过河。

  有一次,一位资深的、令我尊敬的老船长老马失蹄,在进入苏伊士运河后,他根据经验对引水员的索要礼品置之不理。因为他很有把握自己船舶的可靠性能,可是,当船舶在航行苏伊士运河途中一位刚当上三副的驾驶员,因为船舶停车淌航时间过长,舵效没有了,却讲了一句:“The rudder is out of order”(舵机坏了!),而被引水员抓到了把柄,把船舶引到了大苦湖抛锚,汇报港口当局把船滞留在运河里不能动弹。运河当局大动干戈,又是检查官检查,又是让船长写报告,船长、政委还决定把船上上好的一幅风景画送给了丈量官作为礼品才打动了检查官获得了通过,耽误三天船期后才出了运河,气的老船长出了运河后几天都躺在船上不出声。你看驾驶员对英语不熟,把“No steering(没有舵效)”,说成“The rudder is out of order”。完全意义不同含义的意外的事件让老船长措手不及,他根本没有想到为了省几条“万宝路”香烟而遭到了重创。

  又有一次我所在的船舶过河,当船舶在大苦湖抛锚后,引水员有空闲时间了,向船长索要礼品了,船长见到引水员“如同老鼠见到猫”的害怕的表情让引水员琢磨透了,烟给足了还不算,还要船长领到放东西的大台中去,他看中了挂在墙上的一幅画,一定要求船长把这幅中国画拿下来送给他,不给就以拒绝引航要挟。船长英语口语不行,加上过分的软弱,船长和政委商量后竟然答应把那幅价值不非的中国画真的拿下来给他。引水员看了我们的船长脸上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似乎还见到了引水员蔑视奸诈的脸部肌肉表情。当时我对船长的无奈气的真想狠狠揍引水员一顿。从此船舶接待客人的大台留下一块空白,失去了和谐、庄重的气派,失去了魅力,同时失去了中国人的尊严和骨气。
 

  还有一次引水员看中了给他居住过的引水房间内的台灯,当下船时硬是把它拆了下来拿走了。还不算把房间里的热水瓶的热水全部倒掉后,捧了就走。我轮一位非常认真的服务员在引水员还没有下船前到引水员房间一看东西丢了,顾不得什么第三世界的朋友冲到舷梯口,一把抢过引水员的提包,把鼓鼓的提包打开,拿出来了被强行扯断电线的台灯,把他手里捧的热水瓶一把夺了过来。把没有预料准备的引水员惊目瞪口呆,还没有反应过来全部私拿的东西全部物归原主。事后政委把服务员训斥一顿,可是服务员反驳:

  “你们给他什么我管不着,这引水员房间物品是我保管的,丢失了是我的责任。”

  他把政委给噎住了。

  后来我又碰到一位非常聪明的船长,当引水员和船长为礼品讨价还价时,把高频电话的对准了运河当局的频道,然后按下手键。把引水员和船长的对话都传到了运河当局,运河当局听到高频那种索要礼品的对话后大光其火,通知船长把高频话筒给他,在高频中用埃及话叽哩呱啦把引水员臭骂一通。引水员没有料到船长这么一手,马上态度软了下来,连一条烟都不敢拿了。要记住,苏伊士运河当局对引水员也是开展廉政教育,对索要礼品的行为只不过是眼睁眼闭。毕竟他们引水员的收入相对还是比较低的,这些香烟是他们收入的补充,只要不出格,运河当局一般不会去追究引水员的责任的。但是明目张胆了,他们还是不允许的。

  到后来我在挪威船舶上跟着挪威船长过河,才知道那些引水员根本不敢索要东西,那些带缆工人全部龟缩在一个能够躲避风雨的地方一声不吭,乖的如同三岁小孩。我跟着挪威船长狐假虎威地走了一遭,埃及人见到了连忙站起来低头哈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此后我当了挪威船舶船长后,也接连过了两次苏伊士运河,我学了挪威船长的威严站在驾驶台。引水员、电工和带缆工人见到我后认为是中国船长就开始放肆了。我对引水员一瞪眼睛:“这是挪威船舶,我是挪威船舶船长。你要香烟可以等你完成了引航任务后我自然会给你的,你这样的态度你休想拿到一条香烟!”引水员听了我发出这样抱怨的话就乖乖地引航了。

  种种现实让埃及人见到中国船长很好摆弄,所以在引水员中间广为传播,他们敲诈变成了正常工作之外的一大理所当然的索要了,因此连下面的负责运河探照灯的电工、带缆工人也开始纠缠船长了,电工要吃、要住,一定要求提供空调、要求有卫生设备的房间。可那时的船舶条件就是船长房间也没有卫生设备,如何满足得了?那好,就香烟打发吧。那些带缆工人更是肆无忌惮,进入海员餐厅如同进入自家,什么东西都拿。而且一定要求船长提供房间,他们在这间房间里竟然点燃了煤油炉改成厨房间了。船舶提供全天的伙食不算,还要闯入菜库挑选牛肉、土豆等。这些情况被船长们反映到了当时船公司和驻外政府机构的领事馆,这些当官的说的话让船长听了以后不但心烦,而且心都凉了,对埃及人的要求变成了有求必应了。此话怎讲:

  “埃及引水员是我们的朋友,是第三世界的朋友,我们应该传播我们的友谊,团结第三世界人民,共同对抗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地位,能够满足的就尽量满足他们。”

  提高到了政治高度,哪个船长在那个年代敢违背,于是中国的船长都非常慷慨,把代表友谊、对抗超级大国的香烟、礼品往引水员无底的欲望皮包中放,如果哪一艘船舶船长没有做到就会遭到公司的责备,船长没有国际主义的精神,没有团结好第三世界的朋友。此后这种状况愈演愈烈,那些第三世界的朋友开始强行索要了,一、两条烟不对他们胃口了,招待费有限,船公司意识有点失控了,已经无法改变这种局面了。

  那么如何应付这些船长们所面对的与过河有关的埃及工作人员呢?如何将有限的招待费用发挥出最大的工作效果,相信大多数船长都有自己的招术来应对。

  我自从投入了远洋海员队伍和外派出租后,已经几十次过苏伊士运河了,从驾驶员起我就耳闻目睹了中国船长、外国船长不同的手段来对付埃及上船人员的索要礼品。
  

  那么船长在过运河时如何应对这种局面?下文就向大家了解一下在抵苏伊士运河后所有上船人员的工作情况,在过河过程所要遇到的索要礼品的情况。

  1. 埃及的卫生检疫人员:船舶北上地中海或者南下苏伊士湾红海,当船舶在运河当局指定的锚位抛好锚后,这些在锚地一直游荡执行检疫的官员开始登轮了。他们上船通常情况下是两人,一个是检疫官,一个是协助提包的下手。上船的目的是检疫签发两张没有盖过任何印章的检疫证明,一张船长留底,一张给上船工作的一个引水员。当签发完毕之后,检疫官先叫船长在一张检疫费用单子上签字。请船长注意在这张检疫费用的单子下面有一段英文一定要划掉,大概含义为:“All the garbage generated from the ship has been disposal by theshore collector under the surveillance of quarantine officer.”因为船舶一般不会在运河口处理垃圾,如果没有划掉这句话,那么接下去船东就会收到一张船舶处理垃圾的巨额账单。因此船长在签署这张账单时必须特别注意,不要没有过目就签上大名了。当检疫官完成了手续后,将这两张检疫证明暂时压下,开始和船长讨价还价了。索要的胃口很大,气势很压人,大有把船长看透似的索要一人一条烟,还要捎带一条给小艇人员,如果船长不给。检疫官就威胁检疫没有通过,扬扬手里的证明不给。他们看船长的内心表现,惧怕他们就不断施压,直到拿到满意的礼品下船。如果看到船长并不畏惧他们的,他们就会变成恳求,一般情况检疫官的标准就是一条“万宝路”香烟。如果实在是蛮缠只要再加一个廉价的物品,如收音机、手表之类的东西。我的做法就是当他签完证明后,和他谈论这个问题不要迁就,就是一条,放在他面前。如果他不给,船长视当时情况处理,也看他的内心心理表现。因为他们的心态是能够拿多少就多少,根据检疫官的地位开的证明决不会收回去。他不拿香烟,不给证明,你也把香烟收回放在一旁。船长扬长而去,留下政委或者大副面对他们。此时他们就会开软挡,将证明给政委或大副后要求船长把一条烟拿过去。顺便抓一把台子上的饮料和矿泉水、以及糖果就走人。

  注意大型集装箱船舶在南下锚地一般检疫官不上船了,因为在航行中办理手续,检疫基本上都免了。

  2. 为船舶过河服务的代理人员:过去的代理人员都是运河当局指定的代理人员,由于受到当局,如移民局、海关等的索要以便方便通过手续,代理就把索要向船长转嫁,一般是四条“万宝路”香烟就可以打发,如果代理比较“假公济私”,可能会多向船长索要,但是船长最好控制在6条香烟以内。目前,大多数船东都设立自己的代理公司,这些职员的态度和索要已经基本停止,即使需要也就是2条香烟左右。如果代理比较友好,作为对他的褒扬,船长可以适当送一些小玩具之类的东西,以博代理的欢心,但不要养成了习惯而可能重蹈覆辙。

  3. 苏伊士运河丈量官员:此运河工作人员是核实船舶过河收费的人员,他上船是查验和计算船舶装箱情况和压载水舱、油舱的状态和船舶操作状态。手续通过很快,也有像检疫官那样的手法,在装箱或者油舱容积问题上和船长纠缠。船长预先让他见到放在台子上的香烟,他就会免除很多询问。一般就提供一条香烟他就满意而归了。请注意这是在南下船舶航行中办理的情况,因为下面的小艇不容许他久等,所以采取速战速决的方式。如果在北上时,请船长认真应对,此时丈量官有足够的时间和船长纠缠。我的经验给一只廉价手表加一台收音机也可以混过去。这就看丈量官喜欢什么东西了,并刺探他的索要胃口了。如果他先提出要手表或者收音机就免了香烟。如果两者都要,船长只给贵重的香烟了事。

  4. 过河强制运载的系缆艇工人和过河运河探照灯电工:在苏伊士运河规则关于对引水员和小艇工人、运河电工有如下论述:

  Article 42 Accommodations:

  1.……,……。

  2. Asheltered place is to be provider for the mooring boatmen (3-6 men according tothe size of vessels) and two shore electricians for the projector, duringtransit.

  也就是说:在过河中,只要给运河系缆工人和上船管理运河探照灯的电工只要提供一个遮蔽的场所就行了。

  因为中国船舶经常过河,以及已经被中国船舶养成了习惯,这些人员上船就要求给他们提供住所,而且一定要求有床铺和卫生间。他们不肯进入船舶为他们提供的遮蔽场所(过去是海员活动室或其他空的舱室)。所以,上了中国国籍的船舶后就和接待人员无理纠缠了,如果船长不知道运河规则就可能被他们的无理要求给镇住了。一些船舶就开了空余的房间给他们。因为,电工比系缆工人高一级,一般情况下就提供单独的舱室,只要提供休息的场所就行了。而以前的船舶就像引水员一样单独开一个海员舱室给居住,其实这是不必要的。

  现代集装箱船舶都有了专门的苏伊士运河工人房间,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

  而系缆工人的本性还是未改,上船后就要求船上提供伙食,不满意就不要,或者给一到两元美金替代伙食,而且一直闹到船长那里,如果船长软弱就给他们欺到底,只能满足他们的要求。请船长们注意:这不是船长的应该尽的义务,船舶是不应该提供食物给他们的。船长只要用运河条款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征服他们!

  现在我们的做法:就是让大厨在过河的事前准备好一点饮料、牛奶和面包、快餐面等装成一包给他们,此后不理他们的纠缠。

  相对电工而言,一般情况下我们提供食物,享受服务员端菜端饭的待遇,不过电工的特殊情况也是中国“船舶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

  5. 不同航段的引水员:同样在运河规则中说到:

  Article 42 Accommodations:

  1.A suitable (officer Class)accommodation is to be put at the pilot’s disposal while anchoring in thebitter lakes or making fast in mooring places alongside the Canal. In case ofno suitable accommodation available, the vessel will pay extra dues (USD 300)for each relieving pilot. She may be delayed if no relieving pilot isavailable.

  此话的意思是引水员享受船舶驾驶员的待遇,必须给他提供在大苦湖或者绑岸时休息的房间,如果船舶没有此类房间,那么船东和船长将支付每个引水员300美元的费用来替代。但是可能因为引水员得不到休息将延误船期。

  因为目前的大型集装箱船舶都备有一间专用引水员房间这个问题变成了不是问题的问题。一般大型集装箱船舶应该由两名引水员同时工作,特殊的情况下运河当局也容许一名引水员执行引航任务。这样当两名引水员上船工作时,一名引水员就偷懒了,就要求船长开启引水员房间让他休息。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个运河引水员进入房间的目的就是想拿一点东西,主要是毛巾、肥皂和手纸等日用品,这些东西是供他们在船洗澡之用,而他们就全部搜刮之自己的囊中。洗澡还一个劲地叫唤船长让服务员在拿出毛巾等物品。这种情况下,船长必须声明和解释房间的东西是供房内使用,如果拿走就不再提供。所以当第二位引水员进入房间时我们没有义务提供这样的服务。一般情况下,当通过运河后这些东西全部被他们带走了。所以在过运河时,引水员房间不能放置其他东西,像台灯、电源插座应当事先全部拿走,否则就会不翼而飞了。

  过运河由如下的引水员执行不同航段的引航任务:

  运河河口引水员:他们从锚地上船把船舶引领到运河中,北上引领到陶菲克港运河段,或者南下的船舶在陶菲克港运河段上船引领到出口灯浮。这段航程比较短,引水员工作时间大概在半小时左右。下船时向船长索要一条香烟。船长视况可以给一件衬衫可以打发,如果强要香烟就给香烟。

  运河引水员:无论南下、北上,运河引水员把船舶从河口引水员那里接受后就直接引航到依斯玛利亚的地方再交换下一段航程的引航任务。

  塞得港引水员:北上出运河河口,此引水员大部分时间都免了。而进口都需要他们引航只运河内,再有运河引水员接手。

  这样,全部航程需要运河口引水员1名,运河引水员4名,塞得港引水员1名。正常共计6名,如果第二梯队过河绑岸那么就得再增加2名。经过我多年过河经验,为了减少麻烦,我基本上都是提供每人一条“万宝路”香烟。

  一些引水员上船开始就和船长谈论给他礼品的数额,切记不要答应他的条件。最好缄口不语,“我现在不能答应你,你必须首先引领好我们的船舶,等到了下船的时候,你的工作令我满意了,我也会令你满意的”的含糊敷衍。否则露底后,如果不满意他将一路跟船长纠缠,并且采取刁难态度来引航,给船长造成麻烦。

  对于过分的纠缠,船长应在恰当的机会给予回击,一般选择在船舶比较安全的航段,即使引水员刁难也不会影响过河的情况。如在航段中间或者在即将他下船结束引航任务之际给予突然狠狠回击,使他无法有时间招架而退却。或者在没有可供他借口停泊的地方,船长应该谨慎采取行动对抗他的无理要求。

  6. 其他工作人员:这些人员指的是船舶第一次过河,运河当局就会派一名或者数名丈量官到船对苏伊士运河吨位证书进行核实,需要船长提供许多造船时的原始图纸,或者拿走逐一查核后在寄回船舶。这些丈量官不太上船,因此必须小心伺候,原则上满足他们合理的索要要求,一般也是一条“万宝路”香烟或者加一件衬衫,或者廉价收音机等小礼品打发。还有一些收集垃圾的人员可能上船跟船长索要礼品,这些人一般不给礼品,船舶没有动什么垃圾就不要签署任何单据,否则,他们满天开价,让船东受到损失。

  综上所述,过苏伊士运河是船长一件非常烦恼的过程,船长应当掌握一个原则:“必须熟悉苏伊士运河的过河规则,不要影响过河的安全前提下,不卑不亢、有条有理、据理力争、迂回绕行、软硬兼施的手段来维护中国船长和民族尊严。”

  如下是我在“新厦门”轮第26东行航次过程中的操作过程,或许能够给予其他船长借鉴,并且希望看到我的这篇文章后给予补充和纠正我的可能错误的所作所为,其目的就是更加优质地为中国航运事业提供一些过苏伊士运河的实际经验,避免产生过河的过度麻烦。

  这是一次非常不顺利的过苏伊士运河操作经验,我几乎都遭遇到了我所论述的一些问题。最后我使尽了手段才成功拆除引水员的刁招,安全过河。

  2006年4月21日早晨在0600时航道内上了塞得港两名引水员,一名为首席引水员(Chief Pilot);一名为刚刚做港口的引水员。两名引水员态度比较好,也没有过多的提出要求,只是在抵达运河内下船时,小声在我耳边耳语几句索要香烟。基于他们的态度,我就有点慈善之心,给予他们一人一条“万宝路”香烟,他们高兴而归。

  期间到了运河内后,运河丈量官和代理分别坐小艇上船办理了手续。丈量官有点麻烦,可是当我一条“万宝路”塞到他手里之后,就让我在相关的单证上签字后就马上改变了态度匆匆结束了手续下船。因为代理没有索要,我几次过河都是这样。

  运河引水员是一名体态十分肥重的家伙,他坐在我轮驾驶台的座椅上,座椅被压的吱吱响,没有跑到驾驶台就气喘吁吁了,满头大汗。手包了一个手套,据说他在5天前因为爬舷梯不慎把手给扭伤了。上船与河口引水员交接后,就跑到我跟前给我上课了,大大方方地说:“船长我一个人给你引航到59公里处绑岸,你给我什么烟、几条烟?”

  我对着他微笑,没有吱声。他重复了一遍:“船长,我问你给我几条烟?”

  我还是微笑地对着他:“你结束工作后我考虑给你的,现在我不能肯定,就看你工作了。”

  他把衣服扔到了驾驶台前面的窗台上,显然有点怒了。他说:“那么,给我准备一份面条,我要吃虾,大虾!懂吗?”

  我微笑地答应了他并且拿了一对面巾纸让他擦汗,马上通知大厨给他做了一碗他可口的面条,并且放了一对大虾端了上来。

  他吃了面条后对我说:“船长;给我一条毛巾!要大的。”

  看看他的这样,我同意了就叫服务员拿了一条毛巾给他。他拿了毛巾望脸上擦了之后,一扔:“船长,我叫你拿大的,为什么拿小的?”

  此刻船已经在运河中了,我不卑不亢地回答他:“引水员先生,这是我们给你提供的额外服务,你怎么能够这样要求船长呢?你看我们的毛巾就是这样的大小,难道要给你浴巾?”

  引水员听了我的话,对我看看不吱声了。但是嘴里面嘀咕我听不懂的埃及话。也就不管了,我紧紧盯着他的操船。不一会儿,他觉得舵工操舵可以,就拿出了一本阿拉伯文的书,开始聚精会神地读了起来,偶尔抬头看看前面,我不时提醒舵工谨慎操船。

  正在此时,我接到下面海员地对讲机话音:“船长,小艇工人和电工我们管不住他们了。电工不愿意住在我们提供给他的理货间,两位工人在旁边撬边,一直在鼓动电工拒绝进入理货间休息,现在已经擅自跑到了海员餐厅坐在那里不动了。”

  我急忙向引水员打了一个招呼,并且让大副和跟班大副在驾驶台盯住航行后连忙跑到下面(请注意在一般情况下船长离开驾驶台是忌讳的,因为我的大副是我带教的实习船长,我就锚天下之大不韪了。)我一脸严肃地对着运河工人和一名电工:“谁是电工,请问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们已经提供给你休息地地方了!”

  电工回答:“里面没有床铺,我不好睡觉。”

  我说:“我们没有义务提供给你睡觉床铺,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吧?”

  电工回答:“其他中国船舶都是给我房间住的,你们也是一样。”

  两名工人在旁边插话鼓动、挑动电工。

  我对着他们说:“None of your business here ,there is no space for you stay here and go where you stay!”(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去!)

  “那你必须给他房间住啊!”工人对我挑衅了。

  我马上告诉他们:“运河规则规定,我只要给你们提供遮蔽的地方就行了,你们还要住船长房间不是?Get out!(滚出去!)”

  工人和电工见状不响了,我连忙叫政委和驾助过来帮我领他们出去。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们再不走,我就呼叫港口当局了。说完我就马上离开奔上驾驶台了。

  驾驶台情况正常,我放心了。随后听到驾助说,我走了以后他们就唱白脸,安慰他们几句后到自己的地方去了,现在安静了。

  到了绑岸地点后,引水员要下船了。我拿出一条烟给他,他不高兴地往窗台上一扔,说:“船长你答应我的,怎么给我一条烟?”

  “对啊!你一个人就一条烟,这是你的工作,我给你烟是我对你工作的感谢,而不是你的名份,不要?那好,我就拿回去了!”

  他没有吱声,我知道他不满意,但是他不得不拿。随后,我见他的一只大拇指肿的利害,动作都不方便,我的恻隐之心油然上来,连忙在房间里拿出了一副伤筋膏药给他敷上。见状,这位引水员很感动,临走前再三对我说了许多感谢的话,那些不快荡然无存了。

  此时,运河工人跑到驾驶台找到我说要吃的东西,我说要吃也不能到驾驶台来,这不是你来的地方,下去!告诉你,大厨已经准备好了你们要吃的东西了。

  他说:“好的,你给我一些烟吧!”

  我连忙拿了两包烟给他:“这是你的名份,走时就没有了!”

  他讪讪地离开了驾驶台,我告诉下面海员:“将他们看紧一点,不要让他们随便在生活区,乱窜,不准海员去地摊挑选购买,不要与他们套近乎!”

  不一会大厨大电话给我:“船长,我给的东西他们不要!”

  “不要就算了,不给他们!”我对大厨说不理睬他们了。此后运河工人再也没有动作了,乖乖地呆在房间不做声了。

  下午四点半,我们开始续航了,两位引水员上船来了,我一见这里面其中一位引水员曾经打过交道,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主,我知道今天遇上了麻烦的对手了。

  果然不出所料,他上船后就给我出了难题:“船长你船边上怎么会有污油的?大概是你船上漏出去的吧!告诉你轮机长,马上查一查,否则我们就有责任报告运河当局了,即使我们不报告,你看拖轮在旁边见到了他们会报告的。”

  我连忙跑到左舷一看,真的一大摊污油从运河三角交叉上风处漂来浮在我轮左舷边上,我头马上大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我得先查一下机舱情况。于是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机舱人员。机舱人员听了以后查验了机舱情况后说:“本轮没有排过污水,更没有失误打出污油。”

  我心里有底了,可这总是麻烦的事,如果他们真的汇报了,运河当局是不管船期不船期的,先让你呆在运河查清楚再说了,这样肯定是我轮吃亏的。目前情况我必须摸清引水员的心态。我对引水员理直气壮地说:

  “我叫机舱查过了,我轮绑岸期间没有动过什么阀门,而且都是根据Marpol规则把阀门都上锁了。这是漂过来的污油,你看前面的水流上浮的污油。”

  “这最好了,可是,这种情况如果给拖轮报告了,我们就走不了了。这样吧,我建议你船长最好给拖轮几条烟,把他们的嘴塞住就行了,我保证他们不会汇报的,另外,船长,我们也不会汇报的,所以请你多准备几条香烟给我们,否则这事就麻烦了。”

  引水员开始了威胁我了,想把我镇住。我脑子转了一圈后心里面有底了,引水员也不想招惹是非,心底里想通过此事敲竹杠。这件事最好顺着他们去做:

  “拖轮的烟不能够给,这烟给的不明不白,还以为我轮心虚或我轮排污造成的。这是你我的事,如果你认为有必要,你可以汇报运河当局,但是你必须负责我轮延误的一切损失。如果是我轮造成的污染,我船长承担这个责任。对于你的要求我可以考虑,本来你上来工作我已经准备好了礼品,因此请你放心,我会让你满意的。”

  “Up to you,(随你的便),我这是为你轮好,如果他们汇报了就麻烦了。现在你答应给我们满意的礼品,那究竟事多少呢?否则这事我们有责任汇报的。”引水员还在威吓我。

  “这样好了,你就汇报好了,不过等你下船的时候你就空了手回去。如果你老婆问你今天工作没有带烟回来,你怎么交代。”

  我带着微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用中国人的思维去触了一下他的神经。想不到这一招还真灵了,引水员被我歪打正着了,他一下没有话对我说了,考虑了一下后说:

  “OK,此事就到处为止了,我希望船长说话算数,不过现在就给我吧。”

  “没有这回事,等你们完成了任务我会给你的。”我给他吃了定心丸,可是他似乎还在想歪主意。我此时希望早一点离开这是非是之地,只要走了什么事都了了。

  终于北上的最后一艘船舶离开了交叉口,我们开始航行了。那些污油被螺旋桨的搅动后全部流向船尾,与我轮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指着交叉点漂的污油对引水员说。

  引水员看见后对我说:

  “但愿不是你轮的。”一边下舵令把船舶驶入了运河里面,船再也无法退出来了。

  我对引水员说:“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为什么一定要强加到我轮头上呢?我说如果给了拖轮香烟了,我怎么能说清楚这污油不是我轮的呢?”

  引水员对我说:“我们是猜想拖轮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

  “好了,引水员先生,我已经拍交叉口的污油的照了,如果有什么疑问这就是证据。”

  引水员没有话说了,可是他们之间开始了一场口舌大战,不知道为了什么,他们在驾驶台如入无人之地,根本不顾及驾驶台的安静,大声嚷嚷。间或在话语中吐出一句舵令或者车钟令,让我们都措手不及,高声讲话不能让舵工集中思想。动作慢了就责备舵工。于是正当他们眼睛对着我时,我发话了:“引水员先生,请你们不要高声谈话了!为什么Talk too much?连我都听不清舵令了! Shut out!”我叫他们闭嘴。

  引水员听了我的话一怔说:“我们还在议论你轮的污油问题。“刚才好险,如果我们汇报了现在走不了。”

  “谢谢你们!”我对他们的重提此事感到是在逼仄我,可是不能表露自己的不满,为了船舶的安全我忍了他们拙劣表演。把心态放平了,集中精力注视着他们的指令。

  这两位引水员一会儿要饮料、一会儿要牛奶叫开了。对送上来的咖啡一个劲的抱怨和辱骂我们海员,还自己到海图室后面的电热水瓶中自己泡咖啡。这一切除了叫海员们看管他外都忍了。因为还有一个大苦湖,我们稍一不慎就可能让他们有借口驶入大苦湖抛锚,重蹈过去我们老船长的覆辙。所以我在此时特别谨慎地注意自己的语言和舵工的操作。

  不一会儿,一位引水员要到引水员房间休息了,他提出要肥皂和毛巾等东西。我说了一切房间里都有。引水员刁横地说“但是我需要两条毛巾、擦身。”这些我都叫海员满足了。

  此后,一个引水员在驾驶台操作,我也不想搭理他,驾驶台变的平静了。大苦湖一过,我就开始气壮了,对于引水员的无理要求基本上都给予了拒绝,告诫他们好好引航,否则礼品、香烟就不会让他们满意,他们见状也收敛了不少锐气。

  太阳下山了,一位引水员告诉我要一面旗子,他要拜太阳了,这样他根本无视运河航行的船舶安全了,专心致志地祈祷穆罕默德保佑了。此时船长只好自己把握运河航行安全了。

  即将到口子了运河工人和电工上驾驶台签字了,签好字我给了电工两包香烟,而运河工人不给:“我告诉你,你已经拿了烟了,现在没有你的名份了,请下驾驶台吧。”

  电工高兴地拿了烟走下去了,运河工人也跟了下去,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我的坏话。我才不愿理睬他呢,挺着船长威严的气派盯着运河工人,他泱泱不乐地跟着政委下去了。

  可是到了运河出口要走的时候,引水员又来纠缠我了:“船长现在可以给烟了吧。”

  我说不急,现在你们正忙着要走,另外下一个引水员一到我就给你。

  “我现在就走了,请你先给我。”引水员迫不及待的开始索要起来。

  我此时拿了一条烟试探他,并且狠狠地说他:“你不是一位朋友,你是一个乞丐!你是我见到的态度最恶劣的苏伊士运河的引水员!”我把刚才污辱海员的气都出了。引水员拿不到香烟就一改态度,乞求了,先要下船的行为没有了,嘴里面嘀哩咕噜的。等到运河河口引水员上驾驶台后,这两个引水员完全解脱了责任我才将香烟给他们。因为他们从绑岸点一直航行到运河口,需要换引水员,现在不换了,这本来是我预算内的数量,考虑到目前中国船舶的现状,为了今后顺利过河,我还是有条件的让步了,所以我给了他们每人两条万宝路。这下他们才露出了让我看起来有点丑陋的笑容。不过那些污辱我海员人格的话,我理直气壮地给予了有理有节地回击。

  那位不好伺候的引水员下楼梯前被我数落了一通:“你是一位不受欢迎的引水员!”

  在10分钟后也是一条烟送走了最后一名运河河口引水员,终于我摆脱了如同被恶魔缠身的苏伊士运河引水员,在当日2320时驶进了红海中的苏伊士湾。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 航海衣羊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海运圈最好的资讯平台
网站地图
关注我们
  •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