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断西非
日期:2018-11-12 阅读:979

网络照片

  讲到蚊子我恨之入骨,在航海生涯中听到的刻骨铭心“蚊”断西非的故事。

  那次我被派到美国某船务公司的一艘20多年船龄的老破杂货船工作。

  整个船的甲板就像一片原始森林。大舱前四后一布置,每个大舱配有前后双吊外还配有单吊。三/四舱中间还配有180吨的重吊;尾部也是双吊林立。驾驶台瞭望只能通过甲板吊的缝隙观看前方海面,纯粹是上世纪70年代的船型。
  

杂货船网络照片

  水手长在我的房间里闲聊,讲述了在我接班前发生在船上的蚊咬事故,主角是名大厨。

  杂货船装载零碎的五金杂货、小宗零担行李等,有的时候还装载木材、燃煤等单一散货。因为货物平整高低、填塞空挡、防止货物移动、绑扎需要木材垫舱物料,货物卸完后按租船合同处理。一般货主提供垫舱物料、租船人负责卸货后处理垫舱物料。所在港口国要对木料进行植物检疫,租船人为了省却一笔昂贵的垫舱物料处理费,往往支付少的可怜的费用,让海员在港口临海外处理垫舱物料。

  当年海员外派分配原则国家拿大头、公司拿中头、付出劳务的海员拿小小的零头。

  能够在十几小时的艰苦劳作去获得100多美元的劳务费,足够支撑工资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是一笔很大的额外收入。根据外派船上习惯做法,参与清理垫舱物料的海员才能平分劳务费,船长和大副经过细致的安排,按人员多少安排各部门扫舱,连服务员、大厨都不例外在完成本职工作后参加劳作,即便是船长也得参加部分扫舱工作。

  船舶在中国南方港口装载了部分杂货后,又到新加坡加载了转口的日用品,再到马来西亚的宾城装满了整整一船货物到西非的加蓬共和国的利伯维尔港卸货。

  通过了有惊无险、海盗出没频繁的马六甲海峡之后就向西南方向的马达加斯加岛航行,沿东非海岸再折向南非的风暴肆虐的好望角,然后航行大概4天到了利伯维尔港。

  在去往西非的途中,船东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疫区通告为船舶购买了很多预防流行病的药物。西非加蓬的是疟疾频发的地区,疟疾的传播途径是可恶的小蚊子。
  

蚊子传播疟疾

  马上就要抵达目的港了,船长开会做出了抵港工作的安排,并着重讲述了预防西非传染病的措施,反复强调一定按照船长的命令将预防非洲疟疾的奎宁分三次吞服。

  某些海员因为奎宁药有副作用而不愿意吞服,船长就让大副发药的时候,让他们当面吞服。正是这些预防疟疾的药片拯救了海员生命,但是还有个别海员转身就把药吐了。
  

奎宁药(网络照片)

  加蓬共和国的首都利伯维尔港是平原,森林茂密,物产非常丰富,清澈的奥果韦河终年流淌,给经济落后西非国家带来了无穷生机。首都奥果韦河两岸旖旎风光吸引了中国海员。

  海员们大多第一次来到西非加蓬,所以,在进港期间海员们在甲板上凭栏而立,尽收大自然的风光,海员还渴望能够见到原始森林里面的动物。

  夜幕降临前,趋光飞虫撞击驾驶台的玻璃窗,软软的虫体与玻璃相撞无疑是走向死亡,犹如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在驾驶台了望窗下不一会儿就堆积了厚厚的飞虫尸体,其中有很多黑色的蚊子,见状连驾驶台的门都不敢开,生怕被异域的蚊子叮咬。
  


  加蓬共和国的码头设施落后,人力卸货速度不快。

  起初几天,船舷的边上黑妞欲登上舷梯买春,时不时撩起薄薄的胸衣,露出高高耸立的黑色胸器,还转身翘起后臀,让看热闹的中国海员看一堆黑里透红的屁股肥肉。可是,中国海员个个都是有贼心无贼胆的“动物”,要将舷梯口把黑妞领上船来还缺少“勇气”,故在码头上的黑妞赚不到钱后,开始穷凶极恶的谩骂中国海员了:“Chinese seaman no penis”

  在船舷边上的海员不屑一顾,听了之后咧开大嘴、流出馋涎欲滴欲望,傻笑起来。黑妞们听了之后怏怏不乐地走了。连续几天后,黑妞都到前后停靠的印度、菲律宾海员的船上。

  卸货期间,船长接到了租船人的通知让海员清理留在船舱里面的垫舱物料,其劳务费按照合同约定五个大舱2500美元。大舱清理完毕之后驶往尼日利亚的哈科特港装载橡胶和稀有矿石到欧洲的安特卫普港。

  只要看到大舱卸完,大副马上组织全体海员下大舱扫舱,把垫舱物料堆在甲板上。航行中再把甲板上的垫舱物料下海处理。
  

船舱卸货(网络照片)

  开航后的第一天早晨早餐后,除了驾驶台了望的驾驶员和一水、机舱一名轮机员和正在休息的海员外,都出现在大舱里面。大厨也在完成了早餐和午餐的准备后穿了工作衣、戴了安全帽兴高采烈地为了几个劳务费下大舱扫舱,海员用船吊把垫舱物料吊出大舱后连同甲板上的垫舱物料扔入大海。

  垫舱物料中隐藏的蚊子闻到人的汗腥味后,一个劲寻找肉体叮咬,面对全副工作衣武装的海员,蚊子无奈地四处嗡嗡飞舞。船长告诉海员将剩余的奎宁药吃了之后再下舱工作,裸露部位涂上防蚊剂,以免不测。

  大厨在大舱里面干得满头大汗,他脱下厚厚的手套用手心撸了额头上的一把汗。一只蚊子飞了过来乘着大厨擦汗的空挡悄然无声地俯冲下来,就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地叮咬一口。大厨发现后马上展开了反击,一把掌打了下去。蚊子血崩应声落到了大舱地上:

  “我看你还叮咬老子!”大厨愤然出声对着地上的蚊子狠狠地踩了一脚,脚抬起来时蚊子早已尸骨无存了。

  大厨心不在焉地抓了抓痒,继续清理垫舱物料。到了做午餐的时候大厨和大副打了一声招呼就爬上了大舱返回了厨房,为海员做了一顿美味可口的中餐。

  下午,大厨觉得头有点发胀。他以为空调的舱室着凉了得了感冒,就到大副那里拿了一点感冒药想打发过去了,他把蚊虫叮咬的事完全忽略了。
  


  可是,大厨再也无力从床上爬起来做晚餐了。身体一会儿发热,被子蹬掉也觉得热,恨不能再扒掉皮。一会儿冷的牙齿打架,索索发抖,盖两床被子还觉得掉在冰窟窿似的。

  这是上海地区称为“打摆子”的冷热病。学过医疗知识的船长、大副意识到是典型的疟疾病,是通过蚊子传播的传染病!船长、大副发现大厨这个症状后马上感觉情况危急,连忙拿出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奎宁给大厨吃。

  返回原来的港口已经不可能了,尼日利亚的哈科特港大概还有12小时的路程,船长连忙加急报告船东、租船人、代理船舶需要紧急医疗援助。船东、租船人根据我的汇报情况,考虑到目的港距离,要求船长做好病人的护理工作。船东还通知海员医院的医生根据病人的症状提供电报医疗和用药指导。可是治疗疟疾的特效药也不起作用,大厨开始陷入了轻度昏乱的状态,当有点清醒时情绪变得极端恐惧,开始说胡话。船长和大副轮流到大厨面前安慰,并告诉他还有10多个小时就到港口了,一到引水站马上送他进医院,叫他树立信心坚持这10多小时。船长转身又跑到驾驶台打电话给轮机长是否可以再开快一点。

  轮机长尽力地回答船长,已经是最高船速了。

  大厨病情还在恶化,开始昏迷了。船长心急如焚将航线改变了小段,抄近路少走了5海里路。可是救人的心情感觉时间消失的太慢了,路程似乎变得更长了。

  终于提前2小时赶到了引水站,港方在适当的地点派遣检疫官和医生等待病人。

  当前方小艇出现时,大厨被吊下小艇,完成交接签字后,船长才有了一丝的宽慰,心里面暗暗祈祷大厨脱离危险和大家一起完成合同回家。

  代理通知,港口泊位繁忙,让船长在锚地等待进港。
  

治疗疟疾(网络照片)

  哈科特港医生对大厨病情两手一摊束手无策,中国援助非洲的医疗队不在港口附近,远水救不了近火。两天以后,船长接到了代理高频电话,船长得到了大厨死亡的噩耗,他来不及留下一句遗言,带着没有回到家乡的遗憾在异国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想不到已经在远洋船舶工作了20多年,到过无数国家、厨艺非同一般的大厨会倒在一只黑蚊下面。

  尼日利亚的哈科特港一会儿风和日丽,一会儿狂风大作,一会儿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当大厨的噩耗传来之时全体海员都惊骇了,不约而同自发地聚集到了船舶后甲板,对着医院的方向向大厨致哀。他们站在大雨中一动不动,为失去大厨同天一样落泪。

  船长在悲痛中劝慰了全体海员,海员们才进入舱室。

  善后工作在船东、租船人的配合下进行的很顺利,比较棘手的是遗体的处理。
  

杂货船卸货

  海员们不愿意把自己的同事遗体永远留在远离祖国的异国他乡,船长根据大厨家属意愿,向公司提出了要将遗体运回去国去,但在外交途径上有很大的困难。通过外交部门与当地政府部门协商后,他们同意在面对大海的荒山顶上露天火化大厨遗体,当地政府要求船上部分海员执行此项任务,船长派出了水手长和水手们去执行火化。

  尼日利亚当局派车拉来了上好檀香木枝,在山顶上竖横交叉地堆了起来,然后把穿了整齐海员制服大厨的遗体轻轻地放在树堆上,大厨将在这异国的山顶上走向天国。

  当地的一名牧师胸口挂了十字架,拿起了一本圣经,念念有词给亡者的灵魂颂扬和祈祷:“愿上帝保佑他的灵魂升入天国。”水手长流着眼泪在木堆底下倒了一桶汽油,然后点燃了火把。一缕青烟在山顶袅袅升起,大厨在烈火中灵魂得到了永生。
  

火化(网络照片)

  海员们站在停在港湾锚地里面的船舶甲板上眺望对面荒芜的山顶,目击熊熊烈火。

  按法律上的要求,船长和大副、以及部分海员见证下将遗体火化地点、火化初始点火时间、火化后的骨灰收拾过程记录在航海日志中。

  大厨变成了一陶瓷罐骨灰回来了。

  当水手长捧了大厨的骨灰走向舷梯时,船长在驾驶台拉响了汽笛,汽笛声划破长空,穿越了高山和河流,久久地回荡在非洲的上空,全体海员在大厨的骨灰罐前默哀三分钟。

  根据航海惯例在大副和海员代表的监督下,船长亲自整理了大厨的遗物,然后让海员打包,写了一份遗物清单和告知家属的信件并在场人员签字确认后交给了代理人,由代理人办理骨灰托运手续,同骨灰罐一起空运回家乡——上海。
  

骨灰罐(网络图片)

  船长召集了全体海员站在舷梯口,骨灰罐从大副手里传递到了下一位海员手里,接着传到下位海员手里……,……,传到船长手里,船长把骨灰罐交到了代理手里。

  大厨就这样走了。

  起航的汽笛响了,它在尼日利亚的哈科特港响了三分钟,汽笛向大厨寄托无限的哀思。

  后记:船舶人员自然、非自然死亡后,船长在数名海员证人在场的情况下,可以签署死亡证明书,同时船长在证人的参与下清点遗物并写下船长签署的遗物清单。

  船长有责任在船舶全权处理海员后事,并在适当的时候和地点通知家属。在尊重家属意见的情况下可以对遗体、遗物进行适当处理,如海葬、土葬、火化,在适当的地点进行悼念仪式。假如火化的话,船长还必须亲自安排骨灰和遗物并清单寄送到家属手里等。

  至于保险补偿事宜则是派出单位和船东相关部门处理。

  这些都是一名远洋船长的业务之一。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 航海衣羊

  http://weibo.com/huyuexiang(微博)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