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洛杉矶"探船"记
日期:2018-08-02 阅读:668
  世界上的海员最感觉自傲的一件事情就是免费周游世界。

  我在老东家(COSCO)航海生涯的初期,的确感受到了海员的特殊待遇。每当抵达一个港口,船长总会委托代理组织海员下地观光。美国的下地的登陆证shore Pass得来不费功夫,手续非常简单。

  在那段时间中我船美东航线,抵达美国纽约后,我曾与海员弟兄一起像中国神话小说《西游记》中孙行者钻入铁扇公主肚子,一直乘电梯来到自由女神像的头部,远眺对岸的纽约巴特利公园附近的双子塔,接着又到对面参观了双子塔,又到了联合国大厦,感慨美国华尔街的繁荣。到了美国休斯敦参观了航天博物馆。

  美国纽约发生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国的移民局出台了近乎世上最严酷的移民入境政策,波及到了通过海船入境美国的海员弟兄们。从此以后,海员在美国落地几乎是不可能。美国海岸警备队上船办理进港手续时发给我们的是一张盖了蓝色的“Refused”登陆证。这就意味着我们海员弟兄决不能离开舷梯踏板踏上美国的港口土地上。

  美国代理传达了海岸警备队的告示,如果海员要办理登陆手续,必须在上船前到美国领事馆在旅行护照上签证,有效期2年,抵达前船长将护照签证通过E-mail如实申报代理,在抵达办理入境手续时就会签发“Permitted”的登陆证。海员就可以在美国任何一个港口畅通无阻。

  于是,基本固定在我原来老东家美东航线的船舶上的海员在管理部门的安排下都给予办理了领事馆签证的事宜并为海员支付了一笔签证费用。
  

美国长滩港码头

  可是,我在新东家公司船舶工作后,尽管我当“出檐橼子先烂”的后果,向领导和管理者反复提及美国落地签证事宜。可是负责领导说:

  “你是上船来工作的还是来游玩的?可以啊,如果认为老东家能办签证,你还是回去吧,这里是新东家,你自费到北京领事馆签证吧!”

  两大国企的对海员管理的态度迥然由此可窥一斑。很多美东、美西航线的海员站在洛杉矶泊位的船舷梯边上看着我老东家的海员拿着登陆证喜气洋洋地下地游玩和Shopping了。

  我们的船长、大副在码头上观察船舶水尺时被美国移民局的官员抓了现行并通过代理通报了公司管理者,船长、大副因为违法外事纪律而受到扣罚业绩工资的处罚。曾经我轮的一位电机员在美国下地,被移民局逮了后,通报了公司,到头来还扣了我5%的业绩工资。新船东没给海员的签证,给船舶在美国港口装卸工作带来了非常窘迫的尴尬。可是,当我提出这个下地建议后,领导又给我穿上了小鞋:“就你事多!”
  

洛杉矶游艇码头

  我在美西航线的船舶上时,一位水手在抵达美国洛杉矶前一天告诉我:

  “船长,你是否能够帮助我一下,到了洛杉矶,我想见一下已经10多年没有见到随大哥移民到美国的老母亲?她知道我跑美国航线,很想母子会面,了却一下思念之情。”

  我非常同情这位水手的要求:“可是你给我的时间太短了,何况我根本无法与铁面无私、公事公办、无法妥协的美国移民局通融。这样吧,到了美国港口,你就用代理给我的手机与你妈妈通通电话吧。然后我再请驻洛杉矶代理行的同学想想办法。”

  水手怏怏不乐地走出了我的房间:“谢谢船长,我不会怪你的,你尽责告知我了。”

  到了洛杉矶后,我主动把手机送到水手的手里:

  “请给你妈妈通通电话,同时带上我的问候。”
  

洛杉矶海面的云

  我把此事说给上船工作的同学听了。同学马上出了一个主意。水手不可能下地,但他的大哥一家、包括他母亲都是美国公民了可以上船的,美国人优先啊,我们把此事倒过来做!下一航次来洛杉矶之前船长发给代理一份邀请水手一家到船访问的邀请函,然后由我签字后,让他大哥到代理拿了邀请函,再到美国移民局办理登轮手续。一切就搞定后,船一靠洛杉矶他哥哥和妈妈就可以在船舶办完入境手续后上船了,这样可以在船上团聚了。

  “能行吗?”面对美国移民局的铁板一块,我有点怀疑。

  同学说:“事在人为,只要手续齐全,美国人还是非常通人情的。”

  美国洛杉矶靠泊装卸时间一般都要3-4天。在这几天时间中,水手的情绪还是很高涨的。因为,他偷偷地与哥哥约定,在港口的铁丝网相隔的情况下见面了。

  当我了解后,我严肃批评了水手的做法。因为一旦被移民局查到,水手将会被公司处分的,而且我又受到连带责任,估计300美刀业绩工资被他这个行为玩完了。

  水手眼睛红红的:“船长,对不起,我实在憋不住思念母亲之情而违反了公司规定。处分就让公司处分我吧,与你船长无关!”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民不告、官不究。相信弟兄们会理解的。我和你下航次还得来洛杉矶。你听我船长的,不要着急,我努力争取下一次让你和大哥、母亲合法见面。”
  

美国洛杉矶港桥下的运输舰

  “船长,你有办法了?”

  “还不太有把握,但我正在努力,就看下航次来美国之前与代理联系的情况了。”

  “船长,不管成功与否,我先谢谢您,我妈已经80多岁了,可是我一直在船上工作。911恐怖袭击之后再也没有机会与母亲见面。公司说自己去北京领事馆办签证,但却不给书面证明。还说有家属在美国,给你跑美国航线已经客气了!

  我在船上不可能拿到无证明的签证的。到了洛杉矶只能隔空电波交流,你说是啥心情?”

  “别说这么多了。我尽力促成你与母亲的见面!”

  时间过得很快,船舶抵达国内之后又驶向美国洛杉矶了。当我在未过180度日期变更线之前就以船长的身份向代理发送了一份关于邀请水手家属一家上船访问的邀请函。

  代理接电之后,马上给了他的总经理、我的同学。同学见到此封邀请函之后马上签字并告诉登船代理如果移民局有问题,请以你的智慧把此事办妥。

  代理此时才知道此船的船长是上司的同学,于是在我驶向洛杉矶的日子里,他也假公济私,协助水手的哥哥把邀请函递到了移民局的头那里。头看了邀请函的内容之后马上盖上红红的“Permitted ”并表示:

  “OK,please ensure that safe boarding and a luck time together”

  (好了,请保证登轮安全,并团聚愉快!)
  

与美国洛杉矶港口海岸警备队官员合影

  “船长,有戏吗?”水手问我。

  我卖关子回答:“不知道。但你虔诚的态度,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现在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注意休息,不要见到你妈妈之后,一脸灰头土气,似乎船长让你没日没夜的干活。你妈妈会心疼你这个小儿子的。”

  水手听了之后情绪非常高涨。在抵达洛杉矶之前2天,我终于得到了代理的电邮,告诉我水手一家登轮的事宜已经顺利办妥,现在他哥哥每天都从代理行了解船舶动态。

  刚刚看完电邮,卫通电话响了。他哥哥在代理行打电话船上,特感动我的努力。现在他们一家都在等待见面的一天。

  我的心里也非常宽慰。了却了一桩水手的心事,我也办了一件善事。

  正好是白天靠泊洛杉矶100号码头。我看见码头停车处一辆旅行车停在那里。一位老人正眯起眼睛看着慢慢接近的船舶考上码头,她向驾驶台挥挥手。

  当靠好码头移民局官员上船办理手续时,仍然在登轮证上盖上蓝色的“Refused”字样。我和全体海员还是享受没有签证的待遇,决不能离开船舶舷梯踏板半步。

  移民局官员说:“Visitors will come on board visit one of your crew.”接着拿出了一份邀请函复印件让我签字画押。

  移民局手续办妥了。我通知水手到舷梯口接他妈妈和哥哥上船。

  我再通知大副:“今天一天的水手值班免了,让他们好好地母子见面!另外通知大厨,今天午餐为他们多烧几个上海风味的菜,让他们吃上一顿团聚的大餐!费用On me!”
  


  移民局官员下船了,只见水手飞快地下到舷梯踏板上再也不能下去了。

  他哥哥搀着老母亲踏上了舷梯,水手马上接手妈妈,小心翼翼地来到了起居舱室门口,只见水手和母亲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转过身擦拭了红红的眼睛默默地离开了。
  

水手与母亲、哥哥、嫂嫂的合影

我与水手、哥哥和母亲的合影

水手和母亲的合影

水手和哥嫂合影

  他们离船前来到我的舱室,感谢我的协助,促成了难得的母子见面。

  我握住他们的手:“这是船长应该努力做到的事,希望妈妈身体健康,下次再来我船!”

  我送他们到舷梯口离船,他们站船边美国的土地上后,久久地向我挥手致意。

  船离开了洛杉矶港,船尾留下了螺旋桨轻轻划破航道的尾迹。

  我站在驾驶台上思索,海员体面劳动尊严还有吗?什么时候海员还能实现抵达任何世界港口下地的自由?
  

洛杉矶港风景

  海运圈聚焦专栏作者 航海衣羊

  http://weibo.com/huyuexiang(微博)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吗 ~
海运圈聚焦客户端
扫描下载
聚焦海运圈资讯